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春天,有梦来][兰州大学]一封写给兰大的家书

2016年03月25日 09:23:00 来源: 兰州大学 作者: 字号:TT

封写给兰大的家书,对校训的另一种解读

 

看到有一个学长说同学出去面试有人对兰大有点蔑视,我不由得就想起去年校训时06级一位学姐写给兰大的家书。我想,其中对兰大的热爱、自信以及那份对校训不一样的解释值得我们每一个兰大人学习,或许也会找到回击别人蔑视的方法。

今天偶然看到母校迎来106年校庆,我想我在这座城市成长后又有幸在以这座城市命名的大学中度过了炫丽的青春岁月,写过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事,却好像从来没有写过我的城市和我的大学。

地处西北浊浊黄河水穿城而过的兰州城总显示出那么些悲壮,他有些孤独的屹立在这两山一河间,任岁月流转,雨水冲刷,曾经也想要冲破这束缚,后终发现似乎这有着苍茫的存在才符合这座城市的气质。

那么巧,这座城里住着这样一座“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的大学,我不是锱铢必较的考据党,甚至不是个严谨刻苦的学子,直到我毕业也没能记住这八字校训是从何时起烙在了这座学校里,只是感叹前人何等的智慧得出这么一个气质契合又磅礴大气的校训。我承认我欣赏不来北大那将天下事抗于肩的“爱国进步民主科学”,也理解不了复旦那之乎者也的“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可我偏偏就是读懂了这“自强不息,独树一帜”中的绝决和勇气。好吧,如果你还没听懂,那我翻译给你听“妈的!老子/老娘自会杀出一条血路!”

兰大的教师们,你敢说当你总是听说xx院校的教师待遇多么优越科研经费多么充足时,你没有这样胸中一声呐喊然后愤而投入的书山学海中?兰大的毕业生们,你敢说当你走向大江南北有人带着或怀疑或鄙视的神情质疑你的大学时,你内心没有激烈的澎湃着这样的声音?至少我有。当我大学毕业第一次踏上华南某地时,同去的毕业生中有一个实在是我现在连名字都记不起来的xx学院的女生听说我是兰州大学的后,眨着无辜的眼睛三秒钟,然后说了句“兰州大学?还真有这么个地方,我还以为只有兰州拉面呢!”这种连带着你的家乡和你的大学一起忽视的行为,我当时真的想直接上去抽她。当然我没有,我心里只是想起了那句“老娘自会让你好看!”。我不需要知道她来自于哪里或是毕业于哪里,我只知道两年后我跳槽离开时,她还在抱怨今天上班聊天被老大抓住要扣绩效,而我的老大在新一届的毕业生中把兰大的毕业生通通招进了他的组里。我想无需赘言,我让她知道了这世上有兰州那样一座城市,城市里有兰大那样一所大学,而且那不叫兰州拉面!其实当时我已经释然,她的level不配了解“自强不息,独树一帜”的大学。我想在这世界的许多角落里,很多的兰大人也像我一样杀出了一条血路,然后一吐为快。

兰州的女孩也爱漂亮,也可以温柔,但她们矫情不来也做作不来,她们吃面也要“肉蛋双飞”,她们可以涂粉摸脂,高跟鞋短皮裙,但若是真动了气,也可以头发一撩,袖子一撸就冲上去。这是这座城市给她们的既讲究又粗狂的气质,是饮着黄河水长大所脱不去的潇洒和冲动。出门在外这些年,我见过了华南女孩的大方和奔放,也领略了江南女孩的吴侬软语,但我还是独爱那些年我和姐妹们大声笑放声哭,敢爱敢恨,可以回眸一笑百媚生也可以拍案而起直骂娘的灿烂岁月。

相较而言,兰大的气质要内敛的多,但那不是软弱,那是内心深处的信念和坚定。不算气派的校门,灰色的物理楼,校园中四处溜达的松鼠,这些都不动声色的向你传达着一所百年高校的积淀和内涵。

总有各种或真心扼腕叹息或故意幸灾乐祸的关于兰大的声音,例如“中国最委屈的大学”,例如“近十年兰大出走的人才足以再建一所兰大”,但是我想说的只是——那又怎样?纵然再委屈纵然有再多的人出走,纵然综合排名已不可和鼎盛期相比,兰大人所融合在这座城市里的气质依然出众。在校时,我们往往懵懵懂懂,走向社会才发现我们的标记其实那么明显!纵然出走的人才再建成了十所八所大学,但他们只是赤橙青黄绿紫大学,他们不是“兰大”。那天空一样的蓝,清澈的蓝,透明的蓝,美的心碎的蓝,他们懂不了这蓝色的阳光明媚也懂不了这蓝色的隐忍坚强。

然后有了今年刷爆朋友圈的“骆驼证”,新任校长毕业典礼上的那句“每个兰大人心中都有一只骆驼”不知道感动了多少学子,一只骆驼道破了兰大人的委屈也道破了兰大人的豁达,我们的确委屈着,甚至是说不出缘由的委屈着,但同时我们也豁达着骄傲着,因为母校就是那个“你可以一天骂十遍,但不允许别人说她一句”的地方,是我们心中永不退色的绿荫。

顺着兰大对面的甘南路一直往西就能到达我的高中,沿着兰大一旁的天水路往东便是我的初中和小学,就这样没有几公里的路书写了年少时的所有梦想,后来即使我走过千山万水甚至跨过了太平洋,可那其中的精彩和欢乐也比不上那几公里的十分之一。那几公里的路上阳光总是那么没心没肺的洒下来,我们或骑着单车或并肩而行的嘻嘻闹闹,秋天被我们踩的沙沙作响的落叶,冬天某人滑到的狗熊样,春天蠢蠢欲动的小草,夏天被洒水车浇湿了的窘样,这些都发生在那几公里的路上,若沿着那路走下去,大概每走几步都能停下来讲一个故事。

那些故事太多太长,待一个云淡风轻的温暖午后,我们一起泡一壶绿茶慢慢品味,或者找一个热闹喧嚣的夜晚,我们坐在烧烤摊边,吃着烤串喝着啤酒,讲着往事笑到眼泪都要流出来,那也甚好。我对这封家书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这种对校训的解读,面对别人的嘲笑与不屑,埋头苦干,杀出一条血路,一吐为快,并给学弟学妹们带来更多的机会。也许,这也是我们对母校最好的回报!

[责任编辑:刘宇宏]

兰州大学 家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