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重庆理工大学】当我读起那些年的塞外

2017年12月01日 09:30:35 来源: 重庆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图片来自网络)

孩提时,总是不懂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不能理解岑参“故园东望路漫漫,双袖龙钟泪不干”,也不能释怀苏武牧羊的坚定。但是啊,渐渐长大,会自己一个人出门,就会有点明白这种微妙情感,不是十分浓烈,但是最深入人心。我没有什么高尚的情怀,但是这点人类最本真的情感啊,总能给我微微共鸣,即使这是一份来自远方的历史的深情。淡淡的,深入人心。

最近读起王昌龄的塞下曲其二,似乎可以更加理解古人们那思乡怀人的苦楚与幸福,有一点明白深情总难寄,岁月已白头的无奈,更加明白那个时候一份安宁需要的付出。那是不舍,淡然,护家国情怀。战士们离家时依依不舍,战场上淡然应赞,只是因为有那护国护家的情怀。

“饮马渡秋水,水寒风似刀。”簌簌的秋风,河边随风摇动的蔫黄的芦苇,河面吹起的层层波纹,是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瘦削的马儿, 裹成一坨的行军。风再一次吹起,吹在脸上,好像刀锋划过,队列中的人裹了裹衣服,有人愤愤地说:“好久都没有这么冷的秋天了。”又忽然深情,“不知道家里人怎么样呢。”

“平沙日未没,黯黯见临洮。”辽辽的沙漠,天空中偶尔飞过的雄鹰,沙丘上卷起的层层沙子,是谁一个人伫立在中央?一轮圆日,广袤的天空,被染得昏黄,仿佛看见了那远方的临洮啊。

“昔日长城站,咸言意气高。”源源的历史,长城边拿着长矛标枪奋勇杀敌的战士,卷起的尘沙,熊熊的硝烟,已分不清的刀枪碰撞的声音,最后马革裹尸未还乡的壮士......还好这一战终究是赢了。戍边的战士们,大口喝酒,大口吃饭,大声欢呼,高举手中的兵器,士气高涨。

“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深蓝的天空中,一轮尖月。天空中飞舞着黄沙,肆虐,嚣张。听说在这一片大漠里,战争不断。那稀疏的几处野草边密集的白色,是来人的白骨吧。

“偷得浮生半日闲,赌书消得泼茶香。”是多少人期盼的生活啊,但是在国土尚不安稳的那个年代,奔赴战场的他们连跟爱的人见一面都是奢望。当我读起那些年的塞外,我感受到的不仅是战争本身的不近人情,更是奔赴战场的战士们的深情。一往深情无处托。

在这个和平的年代,我们不知道战争的可怕。然而战争无情,一触即发。现代中国实力众所周知,然而总有一些不和平的因素在试图骚扰这种和平的现状。于是,当我读起那些年的塞外,居安思危;当你们读起那些年的塞外,不知道你们又会想起些什么呢?

[责任编辑:刘宇宏]

重庆理工大学 战争 居安思危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