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化身孤岛的鲸

2017年12月21日 15:07:58 来源: 临沂大学大学生网络通讯社 作者: 字号:TT

从小到大见识了太多的“科学家”、“画家”、“设计师”迈进了菜市场和事业单位的大门,小时候的豪言壮语逐渐淹没在讨价还价的鼎沸人声里,那些曾经熠熠闪光的梦想在柴米油盐中落了厚厚的灰尘。生活的水流把一颗颗尖锐的石子悄无声息的磨平,有的心甘情愿,有的无可奈何。

残酷的现实似乎剥夺了人们幻想和反抗的权利,包括我,一度以为父母的安排最是无可挑剔,按部就班的完成了十八年的人生任务,该上什么样的学校,该穿什么样的衣服,该有怎样的未来规划……更甚于每次提及梦想都免不了字斟句酌,唯恐心底那份超脱现实的期待被他人无情耻笑。

所以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也可以为了所谓的梦想,像个沙漠中渴求水源的旅者一般,孤注一掷的离开唯一的阴凉,去未知的远方找寻生的希望。

难及故乡的地方在山的那边,可是山的那边不是山,而是海。大山给予我庇护和依靠,而大海总以风浪考验我的意志。

像初生的婴孩一样,磕磕绊绊的学着掌舵,一路飘摇前行,偶尔翻涌的浪花打湿了脸颊,也只能抹一把脸继续征程。因为我知道,自己选的路,就算跪着走完也是应有的代价,何况,大山就在身后,挺拔而巍峨。

所以故乡、远方,一个代表安心,一个遥寄希望。“人总会与许多人相遇,与恋慕那仅仅一次接触的妖怪不同,相遇与分别都多得眼花缭乱”,该走的就走,想留下便不走。我这样告诉自己。

如此,我仿佛又是当年那个沉默寡言的孩子,怕小小的脚丫追不上时间的尾巴,于是在冬天的凌晨,在背后昏黄的灯光里,踏出了积雪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脚印。忘了当时是何种心情,幼小的自己是不是很害怕,只有那双脚印尤为清晰可见,还有那双妈妈新买的厚厚的棉靴子,红色的,是温暖的颜色。

如今和梦想一同出走的我,每次都会笑着出现在屏幕对面的父母眼前,仿佛这九百二十四公里,二十个小时的行程,从此只有冬夏的故乡,只是我的一次即将返程的旅行而已,话多又贫,很是没心没肺。

但其实,月光还是少年的月光,九州一色还是李白的霜,我还是那个雪天里沉默寡言的孩子,被困在每一个没有大山画地为牢的寂寞里。如果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的种子从远方飘回聚成伞的模样;如果太阳西升东落,子弹退回枪膛;如果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记十年寒窗,你们……是不是还在我身旁?

可是时间难以容忍一切假设,临行时送别的小船有心却无力更远的行程,徒留我像一只化身孤岛的蓝鲸,尽管路过太多太美的奇景,可是大海一望无际,大山遥不可及,有太多故事无人倾听。所以就算走在繁华痴景中也孑然一身,不再远渡重洋,苦苦等待只为找人相伴,而是解放自己太冷太清的天性,让自己去爱天爱地四处风流,独自享受西伯利亚的雪景和地中海的天晴,满身轻松,步履从容。

或许这就是成长吧,心中有沟壑万千,嘴上总沉默无言,眼里却星河灿烂。

[责任编辑:刘宇宏]

成长 孤独 青春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