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滨州学院:天时人事日相催 冬至阳生春又来

2017年12月25日 10:42:15 来源: 滨州学院校园网络通讯站 作者: 字号:TT

滨院的第一场雪也落过了,临近2017年的末尾,今年的最后一个节气——冬至也来了。

冬至大如年

三千年前的人们,用土圭法测影,在洛邑*测得天下之中的位置,同时确立,正午时分土圭影子最长的那天为冬至。

它是二十四节气中最早制订出的一个,由周到秦,以冬至日当作岁首一直不变。

也就是说,人们最初过冬至节,是为了庆祝新的一年的到来。

直到汉武帝采用夏历后,才把正月和冬至分开。由此,冬至由“年”变为了“节”,却依然不曾影响它的地位。

《后汉书礼仪》:“冬至前后,君子安身静体,百官绝事。”还要挑选“能之士”,鼓瑟吹笙,奏“黄钟之律”,以示庆贺。

在唐宋时,以冬至和岁首并重。

南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十一月冬至。京师最重此节,虽至贫者,一年之间,积累假借,至此日更易新衣,备办饮食,享祀先祖。官放关扑,庆祝往来,一如年节。”

可知冬至祭祀无论在官在民,由来已久。清代《清嘉录》中甚至有“冬至大如年”之说。如今的冬至早已不可与新年同日而语,甚至比不上阳历元旦。

与年关团聚安定的祥和不同,这个来去匆匆的节气,总是笼在一种肃然的气氛下,初来乍到的寒潮给不期而遇的人们一个冷酷注目,又仿佛在催促着什么。

美味的力量,充满烟火气的人间。

说到吃食,在旧岁里也算冬至一大可期之处吧。

冬季严寒,我们总期待食物赋予的力量,冬令进补也符合季节“藏”的特性,能够为身体储存足够的营养。故进补偏于温热、补养阳气以抵御寒邪。

都说“药补不如食补”,冬至常吃的一些饮食就有很好的补阳防寒作用。羊肉自然不必说,至于馄饨、汤圆或者饺子,各地有各地的文化与传说。

在北方的冬至,不论贫富,饺子是必不可少的节日饭。

有谚语:“十月一,冬至到,家家户户吃水饺”。这种习俗,相传是因纪念“医圣”张仲景冬至舍药留下的。

东汉时期,张仲景辞官回乡,为乡邻治病。彼时正是冬季,他看到白河两岸乡亲面黄肌瘦、饥寒交迫,不少人的耳朵都冻烂了。便让其弟子搭起医棚、支起大锅,在冬至那天舍“祛寒娇耳汤”医治冻疮。

他把羊肉、辣椒和一些驱寒药材放在锅里熬煮,再捞出切碎,用面裹成耳状的“娇耳”,煮熟后分给来求药的人。人们吃了“娇耳”,喝了“祛寒汤”,浑身暖和,两耳发热,冻伤的耳朵都治好了。

后人学着“娇耳”的样子,包成食物,也叫“饺子”或“扁食”。

吃完热腾腾的饺子,总让人期待一场大雪。仿佛所有冬的节气,只在北国才最不会被辜负。

北方以北,据说会有很多雪,如月光洒满大地,寒冷的天空上会缀满最璀璨的星子,所有村子都在做一个漫长而美好的梦。人间沉入暮色,月亮重复着太阳,偷偷为雪地里的脚印保守一切秘密。

北方的雪与心情有关,与远行无关。大雁飞往他乡,游子回到故园。只有天上的云朵,野生野长,随意飘过哪个村庄。

老去的日子碎成雪花,扑簌落满肩头,行进艰难,路途长远,却不愿回头。没有什么比时间走过的痕迹,更动人。

至于南方,南方的雪都落在云层之上,天空盛满了一整年的风,还有无尽的烟尘,起伏于古城或是群山的天际线。

被寒冷掏空的日子,没有雪来填补,只好期待一些人间烟火。

或许在万木萧瑟的时候,可以“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

更有韵致的是,明人杨允浮《滦京杂咏一百首》咏及此俗,其自注云:“冬至后,贴梅花一枝于窗间,佳人晓妆,日以胭脂日图一圈,八十一圈既足,变作杏花,即暖回矣。”

由梅而杏、由冬而春,季节变换又与佳人晓妆的胭脂暗合,不免是寒冷而苍白到极致后,透露出的一点亮色希冀。在一年中最漫长的黑夜里,是合适回忆的,或者还有独酌,但愿无论想起谁的时候,都有新雪,悄悄落下。

佛教 浮云花纹 分割线

雪落在脚边的时候,俯下身子,就能感觉到阳气从地下磅礴而来的气势,似乎不久就能看到万物涌动,河流解冻,草木萌芽。

寒冬渐行渐近,在这同一条路上,我依稀听见,春天的脚步也便发出了铿锵声响。

佛教 浮云花纹 分割线

明日冬至,你是吃饺子还是吃汤圆?

[责任编辑:刘宇宏]

节气 冬至 滨院 滨州学院传统文化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