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淡定]请回答!我的“胡同”时代!

2017年12月28日 10:44:05 来源: 临沂大学大学生网络通讯社 作者: 字号:TT

我怀念生长在胡同里的原汁原味的邻里关系,在我的记忆里,那似乎已经很远很远了。记忆中,在我们的胡同里,各户的大人们每当做了好吃的,总要让孩子们端着送到各家各户分享。我们会搞一些“派对”,在自家的院子里摆上一桌,大家喝着酒,吃着家常小炒,赏着夜色,直到嬉戏玩耍的皮孩子们倒在妈妈的怀里,大家才各自散去。邻居大爷新在院子里植了几株花,长势甚好,他也总要挖出来用塑料袋一包,提拎过来,也不问我们要不要,利索地种在院里。隔壁叔叔家的香椿该收获了,孩子们就把上衣掀起来,昂着小头,笑盈盈地等着叔叔从树上折下香椿来。一棵棵香椿芽像一把把绿色的小伞掉在孩子们的上衣里,孩子满载而归,想着不久后就要出锅的香椿饽饽,一个个加快了步伐……

在高速发展的城市,你如果去旅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而“胡同”—— 一种旧式建筑隐匿在其中,却很少被人发现。我,就居住在一个小镇的胡同里。我爱这里,因为这里是哺育我、教育我、孕育我梦想的小镇。我更爱小镇上的这条胡同,因为他带给我的是整个童年。真的,我爱这种与灯红酒绿的现代社会格格不入。我更爱相亲相爱的邻居关系,爱住在一起的一帮人每天有说有笑,过得像是一家人。

令我感动和庆幸的是,我深爱的这条胡同经过十几年的风霜,依然顽强地伫立在这里。

其实,我曾经因为住在胡同里自卑过。当时的我四年级,每天都沉浸在这种“伤心”中。当所有的同学都住在楼房里,只有自己还“贴着地皮”似地住在胡同里时,我就开始抱怨,抱怨为什么我不能住在那么洋气的楼里,为什么我不能每天爬楼梯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小小的我烦恼多,但跳脱出烦恼也快。一次,我最要好的同学找到了我的家里来。当她摸索到我家的胡同里时,我正在院子里浇花,看到她,我吃惊不已。而她,丝毫没有在意我,她在院子里四处溜,溜完一圈再来一圈,突然她说:“你们家这是小别墅吗?”我笑了出来,原本紧张的心情舒缓不少。她看着我家小院里种着菜,种着花,又说了一句:“你们家好棒啊,我也想有个小院。”我心里更加激动一分,心血来潮的我那一天带着她去每家串门,邻居大爷很喜欢她,临走前还再三嘱咐她要再来,确实她也经常来,也和我的小伙伴们打成一片。

从那之后,我好像不仅不“自卑”了,反而还骄傲了三分。随着年龄的逐渐增长,我也渐渐明白,胡同不同于任何建筑形式,它带给人们一种情结。它是联系邻里关系的纽带,是一种文化。我应该感到自卑,而应该是满足,是骄傲。因为我感受过这种情结,而且它已经在我的血液中深深流淌着。

现在,曾经胡同里的皮孩子早已长大,可时间你能不能不跟我们一起长大?我无比怀念热闹的胡同,却看到胡同里门可罗雀,大多数人早已搬离。老妈总是会说“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但她和我一样,总是充满感叹的。我曾经多次幻想过如果他们还在这里的情节,如果我的小伙伴还在,我一定和他们再跳一次房子;如果李奶奶还在,我一定和她再去公园挖野菜;如果小晶晶还在,我一定把她一直想要的帆船玩具送给她……

如今,我们一家仍然在享受这种舒适的生活。老妈总是说,到老了,她和老爸就回到老家,找一条老街,搬进一条布满青瓦的胡同,两个人就在院子里种菜,每天吃着自己种的菜,喝着茶,看着报纸,好不惬意。我也经常有这种想法,这种仿佛世外桃源的生活,我想,应该是人最原始的渴望。

胡同——我的家,我抹不掉的情结。我希望在遥远的将来,还能有这么一条胡同,里面有形形色色的人,有各式各样的故事,这里布满欢声笑语,给人无限希望……

[责任编辑:刘宇宏]

胡同 时代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