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归去来兮】第2期 她的城(湖南师范大学)

2018年01月03日 09:01:56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星网 作者: 字号:TT

我没有见过她。

母亲说,她怀我的那年夏天,曾与父亲一同搭乘去往南方的火车,看望一位故人。一夜的舟车劳顿,火车到达武汉站的时候天已大亮了。出了站台,迎面而来的是腾腾的热气,压得人喘息困难。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却又好像不能这样说。半晌,她终于开口,“武汉的夏天热得紧,是再怎么咒骂也在劫难逃,再怎么忍耐也无力消受的。走吧。”

说到这,母亲却再也不肯继续说下去了。

最近恰逢了池莉的《汉口情景》,看到书中所写的武汉女人,心中竟不自觉想起她。

池莉说,“生活这种东西不是说你可以首先辨别好坏,然后再去选择的。人是身不由已的,一出生就像种子落到了一片土壤,不论这片土壤有污泥,有脏水,还是有花丛,有蜜罐,谁都不可能事先知道,只得撞上什么就是什么。”

我突然想知道那些年被遗忘的记忆。

时隔多年,再问母亲:“那时你和父亲为何要不辞辛劳也要去往那座城市呢?”她竟没有片刻犹豫,好像早就猜到我会追溯这个故事,直直的说:“武汉之所以成为令人神往的武汉,是因为她美丽而神秘,因为她世俗而辛辣,更因为她是思凡的家,那片土地有着与思凡相同的味道。”末了,母亲又说了一句:“爱这个东西,令人智昏,管不得其他。她逃不掉,我和你父亲也是。”

原来她的名字是,思凡。 

母亲说,故事都一样,落俗而真实。是倔强的城市,倔强的女人,是大城市,大女人。说着,从尘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封封泛黄的信,满是陈旧的味道。

姐:

这里的秋天很暖,不像家里那样冷。树叶落了,满眼的金色。我们踏着黄叶一起去买菜,我们一起选食材,和小商贩讨价还价,真有种一家人的感觉呢!

思凡

姐:

今天他带我去吃了正宗的蔡林记热干面,还有老通城的三鲜豆皮。那些学生时代为了美丽执拗着不肯妥协的,我在他的陪伴他下一点点尝试,一点点习惯,一点点喜欢。

思凡

姐:

今日我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我俩坐在武大校园里那棵大树下,你曾经问我:“你觉得武汉是什么样子的?”

我那个时候支支吾吾半天,只说了一句:“是个大城市,很繁华,在这里的每一天都是新的。”你又问,“还有呢?”我没有回答,是因为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她。

现在我知道了,因为这里是武汉,是我今后的家,所以她是无二的,对,是无二。

思凡

姐:

今天午后的日光强烈,寒风却凛人。他走了,但我却再也无法离开了,我得替他守着这个家。此刻,我的身后是三个纸箱,装满锅碗瓢盆,柴米油盐,以及我们曾经的日子。姐,你说,这就是生活吗?

思凡

看到这里,我已然泪流满面。我只觉如鲠在喉,硬生生讲不出什么话来。又猛然记起池莉写下的那句:冷也好热也好活着就好。

就像来双扬的吉庆街,开门、被取缔、再开门,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就像蜜姐的擦鞋店,长江滚滚东流,她们坐在那里,在江边,在汉口,在她们的城市她们的家。 

我仿佛听到江汉关钟声奏响,寒风呼啸,枯枝落叶随风发出簌簌声。

最后一封信,是母亲的亲笔:这就是生活。生下来,得扛下去,得活着。

我没有见过她,也算不上真正去到过她的城市。但我却真切地体味到了她的城的味道,甜咸之感,个中又夹杂太多的苦涩。人们在这座城市生活,说话与泪流,好似日日一样,却又悄悄地发生着微妙的改变。

这便是,她的城,一个叫做武汉的城市。

[责任编辑:刘宇宏]

生活 归去来兮 湖师大 湖南师范大学文化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