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经典沐心】第100期 师之所存

2018年02月01日 10:22:00 来源: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作者: 字号:TT

【原文】 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唐·韩愈《师说》)

【大意】 因此,无论高低贵贱,无论年长年幼,道存在的地方,就是老师所在的地方。

【延展】 “不会吧!这么一大堆的蚕豆壳和蚕豆,怎么分开啊……”我看着眼前的一大堆,傻了眼。“这么笨,看我的!”外公一边对我冷嘲热讽,一边准备好大匾子和竹簸箕。我瞪大了眼睛,不知外公如何分开他们。 一切准备就绪,外公却不动了。他仿佛定格了似的,只是头不停地转动,警觉地观察着树木被风吹动的方向。正在疑惑中,外公却忽地转动身体方向,高举着竹簸箕,在匾子的边缘上方开始抖动簸箕里的壳和豆,风一吹,有重量的蚕豆便纷纷落入匾子里,而轻轻的蚕豆壳则随风飘扬到匾子外面。我吃惊极了:“外公,真了不起!”外公则得意地说道:“那当然了,不过这不止是我会,中华五千年的农耕文明可不是白有的!” 外公转身进了屋里,又拿出了一个奇怪的家伙:一根长竹竿,竹竿一头插着小木棍,小木棍上有一个可以活动的大木板。没等我发问,外公便干起活来了,他冲着一堆被晒得脆脆的蚕豆杆,先将木板压在蚕豆上,手一扬,竹竿便向上,大木板受到惯力和强大的冲击力,漂亮地转了360度,手落下,木板重重地落下打在蚕豆上,连续几下,被晒得松松脆脆的蚕豆便都崩裂了,每一次木板打下,都会蹦出许多个淘气的碧绿豆子。短短几分钟,两大堆蚕豆杆便只剩下匾子里干净翠绿的豆粒,用手摸一下,暖暖的,松松的,格外舒服。外公又端起匾子,颠了起来,豆粒啪啪地蹦了老高,沙粒、碎豆壳等没有被风扬掉的杂质都落到了地上。外公说:“这种手法很难,豆粒要蹦的极高却不能掉下,还要除去杂质。”农民们总爱在收获的时候颠果实,越响越喜庆。 在外公家呆了半天,我却看到许多让常人看可能要干上几天的细活被外公借助手工、农具、阳光、风、水,便轻松解决了。不得不说,我对许多农民的淡漠,对中国五千年农耕社会的淡漠,完全改变了。从神农尝百草到古往今来一代代农民的劳动,在劳动中发明的工具,干农活的一招一式都凝聚着极大的智慧,包含着物理、生物、地理等各方面知识。当大型收割机隆隆驶进麦田,当绿色或金色的海洋成了白色大棚的海洋,我们或许应该放弃一些传统农耕方式,但我们不能忘记中国曾经的经济底子,不要忘了我们的祖上,一招一式,一举一动,包含了多大的智慧。农民的智慧,我们不能够忘记!

[责任编辑:刘宇宏]

道之所存 师之所存 经典沐心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传统文化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