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我眼中的年味】那难忘的年味-山东理工大学

2018年02月08日 10:56:00 来源: 山东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我印象中的“年”和别人很不一样。“年”在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中具有喜庆、轻松、团聚等色彩,但对我来说,“年”却代表着忙碌和一些难以言说的苦楚。

小时候我并不喜欢过年,因为过年对我来说并不代表休息放假,没有厚厚的压岁钱,不走亲戚,我们在异乡为五斗米折腰,在别人最轻松快乐的日子里为生计而四处奔波。

小时候家里很难,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那个时候父母从封闭落后的小山村到邻市的钢铁小镇来做点小生意。偏远的小镇上民风淳朴,过年时,外出打工的小伙子有钱没钱都回来过年了。而我们也全靠过年急剧增加的人流量和消费水平多挣一些钱补贴下一年的开支。

童年的我作为家里最小的成员也算家里的半个劳动力,每天也要帮父母的忙,最不济也要负责做饭。和父母一样晚睡早起也成了常态。

小时候还不重视环保,除夕和正月十五是要放烟花的。烟花直冲天际,一朵朵密密的在天空中绽放、坠落。广场上人山人海,人人都带着喜悦的笑容。而我和姐姐就穿梭于这些喜悦中,推着小推车,上面放满了冰糖葫芦和包好的菠萝等小玩意,耳边响起“嗖嗖”的爆破声。这是我们额外的小任务,在正月里,我们在广场上卖这些小玩意,为这一年的生活费做贡献。

但即使父母们再盼望着过年,还是孩子的我们对过年却什么也喜欢不起来。那个年纪的孩子也会敏感,也会因为和别的孩子不同的“年”而感到不满,即使不说却还是会记在心里。即使那么小孩子也是有自尊心的,最怕遇到同学的尴尬,最怕与众不同的眼光。

过年虽然那么让人难过,但我们还是会对它抱有一丝丝的期待。过年时,很多要求都可以被允许。在过年时,我和姐姐拥有了第一个洋娃娃,也有漂亮的裙子,也有不同的鞋子,和别人的没有什么不同。慢慢地,我们拥有了滑板,拥有了电子琴,拥有了很多别人也有的玩具……

后来长大了,家里情况也有了一些改善,再也不需要我的那一点微薄的贡献,广场上也不在放烟花了,那些不足为外人道也的心酸也慢慢淡了。但我还是能清楚的记得那些纸票上的油腻味和汗水味……

[责任编辑:刘宇宏]

回忆 难忘 忆苦思甜 我眼中的年味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