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寒食酒,清明果

2018年04月02日 09:30:51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星网 作者: 字号:TT

寒食过,清明至,在这乍暖乍寒中,只是念家。念着那家里的一沙一尘,念着那裹藏在青白旗袍里的柔软腰肢撑着纸伞晃晃地模糊在那飘着碎雨的青石板路尽头,雨水落一个个小小的水洼里,打起一个个静默的涟漪,小小的波澜过后只剩下青绿色的宁静。

深深呼吸一下那记忆深处的酒香吧,那酒香是清绿色的,弥漫着春天的点点腥气,让人的皮肤泛起凉凉的春寒之意;细细闻闻那小巷深处的酒香吧,那酒香如同那打伞的姑娘般软软诺诺,如同那雨水溅起的涟漪般令人心神不宁。

我想家了,想你了。异乡中人,最恋不过那雨窗前静静守候的脸,等待的眼神,今日,你可也想我?外面的世界太让人眼花缭乱,我自私地祈求你像那介之推般藏于深山,纵使绵山大火漫漫,你还是会守着那往日深情云烟。可是你没有,你离开了,你逃了那寂寞的守候,奔向那些处处燃烧着欲望之火的灯红酒绿。我最爱的姑娘,那青花白瓷般的安静的姑娘啊!你的旗袍呢?如今时光一霎再也经不起等待,那一抹纯粹素雅而今已变成了妖精的尾巴,闪着暗夜狡黠的光,捕捉着那些不安着的,渴望着的,迷茫着的陌生的精魂。

2

她闻起来有一股冷绿色的味道,像是那雨水在油腻的台阶上冰冰凉凉的的感觉,潮湿的绿色滑溜溜的,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冷清的生命。她将我领回家时,我的眼前只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嗅觉在我衰老的岁月里不离不弃,维持着我与这个灰色的世界最后的联结。

那天,我趴在门口的石台阶上,雨水在台阶的缝隙里悄悄地聚集,老巷子里的石头路上的小坑洼被慢慢注满了点点甜腥的雨水

她回来了。还有跟她回来的那个男人,沾着那满身甜腥的潮气,闻起来像是那木头上菌类的味道,还有点像红砖的气味,同时又混合着酒水和烟草的气息,这些复杂的气味混合成一种薄薄的有点透明的黑色,阴郁但却有些单纯的质感。

但是,她不一样了,跟昨晚出去时的味道有了很大的不同。她身上有了一丝温暖的味道,那是股奇特的香味。那股味道也是绿色的,我第一次知道,绿色也可以有温暖的感觉。不同于那清清冷冷的甜腥味的绿色。这种绿有着褐色的木头的质感,如同阳光的颗粒慢慢飘满了整间屋子;如同一股醇厚的普洱滤净了汤汁,茶叶慢慢晒干发脆。这股绿色有着旧旧的味道,很古老的感觉,却还混有微微的暖暖的苦味。

那是艾草的味道吧。

3

我第一次就遇见她是在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那小小的酒吧里嘈杂的音乐让我头疼,可是我忍不住进去。我还是放不下啊!在这异乡城市的小酒吧中想象我爱的那个人是否也在忍受着同样的嘈杂混乱——或者,享受着。她现在在这样的音乐声中梦着什么呢?她也许像那滑溜溜冰凉凉的鱼儿一般在黑暗的舞池中穿梭,撩掠着男人们火热的皮肤但从不停留;她也许像那午夜的猫咪依偎在某个陌生的胸口准备着随时消失在明天的晨光之中。我还是控制不住地想她,想那千里之外已经不属于我的人儿。

“先生,您的酒”

那声音从吧台后面传来 ,一个奇妙的声音,好像那寺庙里的钟声,一响而澄净了这个山林。嘈杂的音乐瞬间降低了分贝。我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一身灰色棉麻的女孩,她和这间酒吧太不搭调了。好像是一株山谷幽兰长到了街边闹市。我看着她泛着墨绿色的深静眼睛,这双眼睛让我想起了故乡小院里那株永远沉默生长的绿竹,她薄薄的嘴唇抿了起来,勾起淡淡的笑意。

人是复杂的,你绝对想不到这样一个安静冰冷的女子竟会开着这样一家吵闹火热的店。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大部分是我在说,她在听。天色渐渐亮了,人群散去,这颗陌生的心就这样陪我到天亮。

4,

我跟在他们后面,听见男人在问关于我的问题,关于狗的眼病的问题。男人一直在说,说他知道有很好的兽医专门治疗狗的白内障。她只是简单的应和着,我能嗅到她紧张而略微略微散发着桃子味的笑容。

5,

天亮了,雨还在灰蒙蒙地下着,酒吧里的人都走光了。

“这里的酒不适合清明节喝”她说。

“在家,每年寒食节,她都会煮酒,巷子再深,都不觉得”

“寒食和清明早就一同了,我这的酒不是你这时候该喝的”

“为什么?”

“醉不了人却会伤人”

“街对面那老街区里有卖煮清酒的人家吗?”

“我家在那变老街区里啊,可是不卖酒”

“酒,只在这边酒吧街卖,卖给那些不愿醉去只愿受伤的人们”

6,

我要醉去了,谁说狗不会喝酒的?闻着这香味,狗也会醉去。红豆馅柔柔的沙糯味,白萝卜凉凉的清脆味,春笋甜甜的鲜香味,还有棉菜的香青味,糯米的甜白味,艾叶的苦绿味······那些味道被捣成了一团又一团,粘粘的,软软的感觉,冒着热热的水汽。我仿佛要醉去了。

7,

简单的木桌上摆放好刚刚蒸好的青团子。糖豆沙馅的甜而不腻,入口即化。春笋搭配白萝卜的馅料鲜美醇香,咸淡适宜。雨还在下着。凉凉的雨水在台阶上,房檐上,树叶上敲击着淡淡的乐音,我们都不说话了,那只自我一进门就一直在屋子里转悠的瞎眼的老狗也安安静静地又趴回了门边石头台阶上,很舒服的样子。

我的心,竟然从未有过的平静,仿佛醉了一般——清醒、平静。

与女子告别,我慢慢地走进老街区的人间烟火。

老街拐角处的油饼摊子前聚集了一小撮中学生,他们笑闹着经过,葱油粑粑和油炸馓子的香味在街角弥漫;斜对面麻将馆拥挤狭小的空间里老人们喝着茶,毛主席像挂在正中泛黄的墙壁上;粉面店铺门口支起了小灯,回家的人们在那简陋的桌边喝着热乎乎的汤粉;雨水从老旧的理发店微微有些油腻的推拉玻璃上划过,模糊了屋里暖橘色的灯光。天越来越黑了。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

一出老街区,对面就是那繁华的商业城区,闪烁的高楼和斑斓的霓虹在车水马龙中流动着,不醉不归的人们怀抱着新鲜的欲望和年轻的血液融入那音乐和金钱一起跳跃舞蹈的酒吧街。

回头看看那闪着点点星光的老街区,她今晚没有出来开店啊。

那剩下的青团子冷了吧。

还有那条老狗,是否又睡去了?

我一定是醉了,可是我并未喝一口酒啊。

我像是喝了酒般浑身暖融融的,这真是座神奇的城市,新旧并存,传统与流行交相辉映。曾经的一场大火几乎要把这座城市烧成灰烬,八十年后的今天,这里依旧生生不息。原来,总有人愿意等候,守着那一份古老的念想伴着一身清冷,在红灯酒绿中穿梭却始终不忘记深夜中的点点家灯。

我没有那么幸运,丢掉了那个已不属于我的她,丢掉了去年的寒食酒。

我又是那么幸运,拾到了这个与我万分相似的她,拾到了今年的清明果。

我想我一定会回来,回到这个异乡中的故乡。回到新的一个春天。

[责任编辑:刘宇宏]

清明 传统文化 湖南师范大学传统文化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