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文津物语|青团:世间的一抹柔软

2018年04月08日 09:51:04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清明,中国人里的一个重要关口。习惯性的,中国人把清明与寒食合为一天来过,踏青、扫墓、祭奠先祖……这一天,不仅是文人诗意萌发的时节,更是吃货们“食意”大开的时节。

若此时你伴着微雨行走在江南的街头,或许你无法邂逅有着丁香一样颜色、丁香一样芬芳的姑娘,但你绝对能和最是心头一抹清明绿的青团相遇。

青团

青团,是江南地区的传统小吃,唯清明前后才有。青圆子、青青裹、清明团子、艾米果、清明粿等,都是人们对青团的爱称。

能吃青团的日子就那么十几天,所以,生活在江南地区的人们,总是对它格外的疼爱。他们总说,只有吃过青团,才算是真正进入了春天。

制作青团

至于青团的来源,有两种说法。

相传在两千多年前,晋文公重耳为逼介子推下山,一把火烧了绵山,却反而把介子推和他的母亲烧死在山间。悔恨交加的重耳下令,在介子推忌日这天全国禁止用火。人们开不了灶,只好吃冷食,提前蒸好的米食成了填饱肚子的首选,而青团正是在这样一段典故中生长起来的,它身上不仅有重耳的悔恨,更有吃货们与青团的千年之恋。

另一种说法则来自太平天国时的故事。传说有一年清明节,李秀成的部下陈太平被清军追捕,打扮成耕夫想要逃回他们的大本营,却苦于没有干粮,怕饿死在路上。帮助他的农民是个很随性的人,他出门不小心摔了一跤,而这一跤正巧摔在一丛艾草上,碰了一身绿,就干脆采了些路边的艾草回家,洗净,煮烂,挤汁,揉进糯米粉内,做成了一只只米团子。结果陈太平就靠着这冷食撑回了大本营。李秀成知道后,十分欢喜,于是便下了硬性规定,说太平军内部最好能人人都学会制作青团,而青团也自此成了他们的“团食”。再后来,流传到了民间,吃青团也就慢慢成了中国人的一种习俗。

制作青团 倒入艾草汁

作家李晶在《青团》一文中写道:“青团的绿色是让人一见就会爱上的,以至于一往而情深。这种绿色,是把山间过于浓密的绿色变得柔和了,又把水底过于清淡的绿色变得稠郁了一些。它是一种有香气又有甜味的绿色,却不是自然界本身就有的。”

青团的绿,是江南的艾草赋予的。清明前后,艾草的生命力极其旺盛,山坡上、山涧里,随处可见,遍山可寻。古人选择它来制作青团,是对生命力的歌颂,是对新力量的赞扬。

制作青团 揉面

这一抹绿,生长在山间,却又离不开古人智慧的处理。在春山野间刈下这蓬蓬生长的艾草,细细切碎,滤出那一抹清明藏在江南身处的绿,把这草汁与糯米粉相和,便能揉出清明绿那世所独有的、沁人心脾的香。

青团馅料

青团宜甜更宜咸,甜糯糯的红豆、咸淡淡的鸭蛋肉松……都是青团最有默契的伙伴。揉一丸馅料,裹进清甜软糯的艾草面皮,民间最朴实的馅料仿若一瞬间就被世间所有的柔软拥进了怀里。

不同的馅料,满足着不同口味的人,就像你带着自己的棱角跌跌撞撞闯入这喧哗世间,碰撞,跌倒,流血,愈合……最后发现,除了远方的故乡,还有这样的一种柔软,能容纳最本真的自己,让自己漂泊已久的心有处可栖。

世事无常变幻,任凭我们东奔西闯,无论你知或不知,自己的心中永远有个地方,盛着最真实的自己。每致中国传统节日,他就会蓦然出现在你面前。愿你在每个春天,都能吃到世间最美好的青团,守护住你对生活永不遗失的勇气,一口咬在嘴里,一口,甜在心里。一年,又一年。

[责任编辑:刘宇宏]

青团 清明 文津物语 安徽师范大学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