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安徽师范大学:荣耀九十年,曼曼竹桃姿

2018年05月25日 16:20:51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芳姿劲节本来同,绿荫红妆一样浓”。终于等到花开摇曳的我,那么多的歌颂,如今我都送给您——荣耀九十年的安徽师大。

感恩自然不会过时,即使只有一年的感情酝酿,说出来也总是韵味十足。

夹竹桃

“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

根还没有扎紧,就要匆忙迎接在这里的第一个夏天。不过,我很乐意用我的初春氤氲这片馨香。没有人介意,当时我只是安徽师大的一株还不会开花的夹竹桃,来的时候光秃秃,什么也没法奉献给大家。恐惧是有的,毕竟这片净土不喜奢靡,而从前的我确实属于花花世界。半年前,还总有人称赞我枝繁叶茂,“骨骼惊奇”。只是听说,我被选中来到这所风雨90年的校园,栽培我的是文存翰墨的师大母亲。我身边的小花小草都处变不惊,清晨陆陆续续来往的学生总是把我从梦中拉醒,环顾四周,芭蕉树和格桑花已经沉浸在朗朗书声中——古代文学、现代汉语、中国通史,这奥不可测的学海与我往日的嬉笑怒骂很不搭调。

夹竹桃

扎根于这片土地——丢了见证我铮铮铁骨的老地方,没有人知道曾经的我有多么优秀;失了我习惯的根系脉络,一切的一切都需要我慢慢摸索;少了许多自由呼吸的空间,事到如今,一样舒展的枝叶却要换个姿势。为什么,我非要加入这比我更馥郁芳香的队伍?“因为你与我们一同优秀啊!”明显比我成熟的前辈似乎摸熟了我这新人的心理,触动着我的嫩芽,款款说道。

“三分人样没学一半,七分兽性却根深蒂固。”

真不敢想象,如果没有安徽师大的半年栽培,自己会成什么样子。云动,风信子传来消息,当初在一起没有移栽的同伴们大多过得不好。听闻赞美声充斥不绝,愈发矫情,冬日大雪压枝时竟无力抵御,春日里自然氤氲不了本分。早起晚退,日常里还有勤劳的后勤与劳动周同学们来除草。看着她们人手一把小铲片,一双不知不觉中泥泞的手套,油然而生的惊喜不断。弯下腰像个虾米一样亲近于我,慢慢地除去肆无忌惮的侵略者们。偶尔,风乎舞雩,阳光慵懒休憩在我肩膀上,前面还会来上好几个写书法的学子。各色的院服,利落的头发,温柔的声音,总是让我沉迷。正如丰子恺先生说的那样,“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人生有三层楼:一楼是物质,二楼是精神,三楼是灵魂。无比幸运的遇见,是我高攀人生二楼的天梯,虽然我知道这天梯的没有尽头······

原创  夹竹桃

依旧记得我也曾助文学院“一臂之力”,红幅挂开,牵着我的枝干。不论是“铿锵玫瑰”女子拔河比赛,还是激昂高亢的方阵演绎,我都一直驻足在那里,为你们挂上红幅,默默萌芽。这世界恐怕就是如此,你若是爱,哪里都可爱;你若是恨,哪里都可恨;你若是感恩,哪里都让人感动。既来之则安之,我与安徽师大,恰巧相知。

“无常就是常,无常容易画,常不容易画。”

日子慢悠悠地过,上半年在平和的心态中度过。原本勃勃生机的日子若即若离,道路上都是匆忙的人群。建人路上愈发空荡,脚步声不再沙沙作响,行李轱辘的声音和人们脸上的笑容消失在这片天空下。棘手的冬天来得猝不及防,无常的老天爷吹着哨子,催促着冰冻三尺。久年不见的大雪,今年毫不客气地前来拜访。第一次来得温婉,躲在高大建筑物下的我依旧安然无恙,同学们前来清扫得干干净净;后到的大雪果真无常,挺拔的枝干也难逃其魔爪,硬生生地疼。没法子,我只好在这个荒芜的角落,一边积蓄力量,一边等春风来……

原创  夹竹桃

雪越下越大,但我的灵魂并不畏惧,我想这就是师大万物内在的品质吧!雪越大,地越厚,心越坚。我仿佛感觉自己与往常不同,身子上长了嫩芽,翠绿的直让人欣喜。陌上开花,这股历经天寒地冻的馨香最是迷人。时间正巧,万物觉醒,人来人往,焕然一新的一切已经与当初不同。

“懵懂是偶然的,花开是必然的。”

春梅馨香透露着感恩,为了您的90年校庆,原本寂寞的格桑花海也赚足了风头。尽管新来的我也为您高兴,横幅高高挂起,雪花消融殆尽,夏至未至,春风未央,寓意着深刻友情的竹桃也在花津河畔摇曳。

您看见了吗?我开花啦!我想,这座九十载风雨兼程的老校骨子里还是个羞涩的稚气的少年,毕竟这座遥望长江、携足赭山的校园依旧朝气蓬勃。1928年与2018年风风雨雨的90年是多少人的一生啊!这辈子,刚踏上这片土地就见证着如此难得的时刻,值了!莘莘学子走四方,桃李成就满天下,亲爱的师大,未来的目光与责任请放心交给我们吧!

“我若化龙君作浪,信知何处不相逢。”多少人曾经歌咏我高贵坚韧的品格,今日淡黄夹竹桃吐露真言——谨以一树繁花庆贺荣耀九十年的师大!

[责任编辑:刘宇宏 ]

安徽师范大学九十周年校庆 夹竹桃 校园风景 成长 感恩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