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文津物语|《红楼梦》第二十回程甲本和庚辰本异文比勘析论

2018年07月09日 10:59:44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程甲本与庚辰本在第二十回的异文主要有23处(统计方法的不同可能会导致数量上的差异),其中体现在人物对话描写上的差异最集中、最精妙。与人物对话紧密联系着的是人物形象,人物间的对话不仅显现了说话者的性格与情感,还间接体现了听话者的性格与情感及对话间所指涉之人的性格与情感。对话是展现人物形象的一个焦点。本文以李嬷嬷、袭人及贾环等第二十回中的主要人物为分析对象,探讨对话描写的不同对展现人物形象的影响。

宝黛

1. 李嬷嬷:无理蛮缠姿态不同

(庚辰本)只见李嬷嬷拄着拐杖,在当地骂袭人:“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

(程甲本)只见李嬷嬷拄着拐杖,在当地骂袭人:“你不过是几两银子买来的毛丫头……看你还妖精似的哄人不哄!”

在《红楼梦》中,李嬷嬷是贾宝玉的乳母。她极其看重自己的乳母身份,时不时地依恃着这一身份去贾宝玉的住处闲逛,希望能得到贾宝玉及其丫环们的礼遇与尊重,并趁机捞些好处,若得不到这些,她常常会大闹一场,让众人都不得安宁,以此显示自己“非凡”的重要性。

第二十回的开篇,李嬷嬷破口大骂袭人,庚辰本对这段话的表述是“……你不过是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看你还妖精似的哄宝玉不哄”,程甲本删去了“银子”前的定语——“臭”字,将具有特定指称对象的“哄宝玉”改为更宽泛意义上的“哄人”。李嬷嬷属于那类无理蛮缠至极的人,中伤他人必伤至最深处,存心撒泼时必会拿出自己最无理的一副嘴脸。“银子买来的丫环”没有明显的贬义,但加上“臭”字后,使人感觉不仅银子臭,用银子买来的丫环也是“臭”的。袭人是个丫环,以仆人的身份去宽慰主人是无可厚非的,但刻意强调“哄宝玉”则会显得袭人不守本分,对袭人的刺激更大。此种情境下,“臭银子”、“哄宝玉”更像是久谙世故、气急败坏的李嬷嬷说出的。程甲本的改动将李嬷嬷的无理蛮缠减轻了几分,使其性格更加平和、更加普通,少了庚辰本所塑造之形象的突出鲜明。

2.贾环:对话合理自然有别

(庚辰本)赵姨娘见他这般,因问:“又是那里垫了踹窝来了?”一问不答。再问时,贾环便说……

(程甲本)赵姨娘见他这般,因问:“是那里垫了踹窝来了?”贾环便说……

《红楼梦》第二十回对贾环这一人物也有一定篇幅的描写。贾环在薛宝钗处玩闹后回到自己和赵姨娘的住处,赵姨娘问贾环是在哪个地方惹了事回来。在程甲本中,贾环在听到问话后,没有思考,没有迟疑,没有犹豫,直接老老实实地说出了自己的行为。而在庚辰本中,在听到母亲赵姨娘语含讽刺的问话后,贾环并没有立即作答,他没有作声,试图用沉默将这个问题搪塞过去,自己并不想回答,当母亲不依不挠地再一次提出同样的疑问时,贾环才硬着头皮回答。

庚辰本和程甲本在这一处的处理上,前者更为自然合理。联系前十九回的内容来看,贾环对自己的母亲是非常害怕的,当贾环做出一些不合赵姨娘心意的事时,赵姨娘往往会用比较刻薄、有些肮脏甚至有些恶毒的话语来辱骂贾环,贾环对于母亲这些严重伤害了他自尊心的话语虽然不信服但是十分畏惧。在听到母亲的问话后,贾环能猜到母亲在听到自己的回答后能出怎样的话去讽刺、挖苦甚至辱骂他,他害怕母亲的破口大骂、害怕母亲的反应。故庚辰本没有直接回答问话的行为更加合理自然。程甲本的改动使故事情节更为简明,加快了故事向前发展的节奏,使小说的故事情节变得更为紧凑,可能会适应一部分读者的阅读需要,但在人物形象的刻画上不如庚辰本细腻精妙。

3.袭人:情意深重不同

(庚辰本)袭人冷笑道:“要为这些事生气,这屋里一刻还占不得了。但只是天长日久,只管这样,可叫人怎么样才好呢。时常我劝你,别为我们得罪人,你只顾一时为我们那样……”

(程甲本)袭人冷笑道:“要为这些事生气,屋里一刻还留得了?但只是天长日久,尽管如此吵闹,可叫人怎么样过呢。你只顾一时为我们得罪了人……”

第二十回中,李嬷嬷来贾宝玉的住处大吵大闹并将袭人羞辱了一顿后,贾宝玉来安慰袭人,虽然在两个版本中,袭人都是冷笑着回答,但程甲本将庚辰本中一句非常重要的话“时常我劝你,别为我们得罪人”删去了。

联系全本小说的内容来看,袭人有着端庄、守本分、识大局等美好的品质,这些品质得到了其周围人的公认。但在袭人的情感世界中,她对宝玉的情深意重亦是不可忽视的。庚辰本中袭人的那句“时常我劝你,别为我们得罪人”,将一个对宝玉掏心掏肺、真心实意、自己受了委屈还反过来为宝玉思量的袭人带至读者眼前,展现了袭人对宝玉深挚的情感。程甲本将这句话删去的原因可能是觉得袭人这句话的表白过于直接显露,不符合其端庄、守本分的形象,同时也忽视了这句话对于袭人内心情感世界的展现。

庚辰本是《红楼梦》诸多版本中最为接近作者创作原貌的一个版本,而程甲本在一定程度上经过了高鹗的修改。从第二十回中在人物对话方面出现的版本异文来看,庚辰本更倾向于表现出人物最独特、最本真、最鲜明的情感与性格,而程甲本的修改则使人物的情感与性格纷纷趋向于平和和普遍化,变得更符合封建礼法的观念。版本异文的产生可能与曹雪芹和高鹗两人不同的文学观念有关,曹雪芹经历过家族鼎盛之时的极度繁华,对世界与人生持有一种孤傲的态度,这种孤傲投射到文学领域即体现在《红楼梦》里自由而酣畅的抒写,而高鹗则没有亲身经历过如此生活,他的思想和封建时代的传统文人是相通的,更倾向于平和与含蓄。且程甲本的修订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迎合当时《红楼梦》读者的阅读期待,高鹗的修改显然更易于被同时代的读者理解与接受。

[责任编辑:刘宇宏 ]

文津物语 安徽师范大学传统文化 对话 人物 形象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