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我的二月二——郑州大学

2018年03月12日 13:47:56 来源: 郑州大学 作者: 字号:TT

在传统文化中,“龙”被认为是瑞兽,传说龙能行云布雨、消灾降福,象征祥瑞,所以以各种与龙相关的民俗活动来祈求平安和丰收就成为全国各地的一种习俗。“二月二”作为农耕时代的文化产物现在依旧在不同地区以不同方式庆祝着。

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对于类似的传统节日中的传说成分已经不再相信,“二月二,龙抬头”与龙无关,或许只是说进入春天,虫蛇从冬眠中苏醒。但这并未使得我对于传统节日失去敬重,更多的将它们作为一种神秘的仪式,象征着冬去春来,贯穿古今,联系文化,更将家人紧密联系起来。

“二月二”离元宵节没有多久,但在我的家乡却没元宵节那样隆重。最直观的是放的炮仗少了许多。印象中,“二月二”不像其它节日一般有好多美食,更多的是关于农耕活动。关于“二月二”,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理发、拜师傅、耕地。

在我的家乡,理发一定要赶在年前,正月里是不准理发的,要等到“二月二”,才可以去理发,叫剃“喜头”,新的一年从头开始。小时候,头发本来长得就快,忍了一个多月,在“二月二”这天由大人带着去理发店修剪,剪完后真是酣畅淋漓的畅快。

那时小镇上的理发店就那么一俩家,赶在这一天理发的顾客常会会排成长龙。所幸幼时的世界是蹦蹦跳跳的,对时间的流逝并没有多少概念,这样漫长的等待只能让大人难熬,并没有怎么影响到我。

春秋更替,逐渐长大,我对正月里不能理发的传统不再遵循。但仍然会在“二月二”这一天在理发店凑热闹,看着街坊四邻,笑声不断。扪心自问,为什么这么做呢?也许是潜意识中对儿时记忆的怀念吧,或者是有意识地向传统文化回归。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现代人尊重一下不带糟粕的传统,活得也许会更厚重些。

       

“二月二”也是一个企盼学业有成的日子。过去私塾先生多在这一天收学生,谓之“占鳌头”。学生们也会念叨:“二月二,龙抬头,龙不抬头我抬头。”父母常会在这一天带着孩子去拜访老师,感谢老师的教育之恩。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很害怕老师,随父母拜访老师的时候都会显着特别木讷。对知识的敬重好像也是在那个时候培养起来的。

从小,在“二月二”的那几天会随着父亲到田地里整理耕地,满眼绿油油的麦田,随着父亲的脚步丈量每一寸土地,按照父亲的话说就是作为家里的男人,要学会种地,学会收拾庄稼,养活一家。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随着学习渐渐繁重,在家里待着的时间越来越少,而且父亲更希望我读出去,上大学,不是守着几亩田过一辈子。

“每逢佳节倍思亲”原先只是随口朗诵,但是漂泊在外,才越来越懂得其中的辛酸。“二月二,龙抬头”,到时一定去理发店,弄一个特别靓仔的发型,从头开始,好好生活

[责任编辑:刘宇宏 ]

郑州大学 传统文化 二月二 我的二月二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