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秋芬和秋分的故事

2018年09月21日 21:18:56 来源: 重庆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图片来源于网络)

金气秋分,风清露冷秋期半。古时,文人骚客多悲秋。一如南唐中主的“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也有李义山的“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更有杜甫登高的“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无尽的感情寄托。但是,人们对秋分总是别样的寄托。

秋分,二十四节气之一,人们在这天吃秋菜、竖蛋、拜神、祭月······

但是我,却与秋分有不一样的故事。

秋分,是爷爷的生日。

秋芬,是我的名字。

忆起儿时,家里的七大姑八大姨还走得亲近,整个大家庭里那时还只有我一个女娃,理所当然地获得了老人辈和父辈的喜爱,而爷爷更是极致,还给我取名叫秋芬。

还是孩子的时候的时候,总是很期待秋分这一天的到来,因为这天会有很大的蛋糕和各种好吃的,家里也会来很多客人,很喜欢那种热闹的感觉,也喜欢那种大家因为亲情而团聚在一起的氛围,就算只是唠唠家常,一起吃一顿饭,但是也是很温暖的,那时的爷爷也是很开心的。常常都是笑开着脸,全是一副接受着所有人的祝福的寿星的模样,那大概是幸福和满足的模样了吧。

但是现在啊,越来越害怕这一天的到来——害怕前几年来就一直疾病缠身的爷爷又老一岁,大家都不说,但是大家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家里这天还是会有很多客人,但是,年轻一代的人都出去了,只是老一代的人聚一聚,爷爷表面上看起来也还是很开心。他总是这样一个随和的老人。

又逢秋分,难掩记起儿时的欢乐。

小时候,住在一个村子里,门前是两块极大的稻田。每年的这个时候,家家的粮仓都已经满满的了,梁上也挂满了玉米,屋里也堆着硕大的西瓜。

每天中午,还是有点热,我和哥哥总是会在屋里去敲敲打打,看起来像个小专家的模样,挑出最满意的一个。爷爷总是坐在一旁,帮我们切完西瓜,然后把最中间的分给我和哥哥,看我们互吐西瓜子,开心得咯咯咯的笑声传满房前屋后,爷爷拿着一瓣西瓜满脸笑意的吃着。

傍晚时分,有许许的秋风。我总是会赖着坐在堂屋门口抽着大叶子烟的爷爷背着我去田里面跑一圈。那时觉得爷爷是世界上最伟岸的男人,骑在爷爷的肩头,仿佛可以触摸到火烧般的晚霞,清风拂过都满是幸福欢乐······

现在啊,跟他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次回家,看着爷爷逐渐佝偻的腰身,缓慢移动的步子,那个他啊,为我们操劳了一生,还想管我们更多,我多么想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去年过年时,我仔细看过爷爷黑黢黢的脸——岁月染上他的头发,皱纹爬满他的脸庞,眼睛里也没有了往时的那种澄澈,但是他的笑容还是那么温暖啊。还有手上脚上暴起的青筋,看着让人很心痛。还有晚上总是会听到爷爷的轻哼声,我知道,那是因为前几年摔下山沟留下的病根,没到晚上,尤其是湿冷的晚上,就会特别痛。是很讨厌这种,无能为力的无奈。

秋芬深爱着秋分啊。

秋芬和秋分的故事啊,我希望永远也不要结束。

秋芬和秋分的故事啊,一直都在继续着······

[责任编辑:刘宇宏 ]

重庆理工大学 秋分 亲情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