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经典沐心】第188期 忧乐与共

2018年12月28日 14:37:32 来源: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作者: 字号:TT

『清晨经典沐心』忧乐与共

【原文】

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孟子梁惠王下》)

【大意】

以百姓的快乐作为快乐的人,百姓也把他的快乐作为快乐;以百姓的忧患作为自己的忧患的人,百姓也会把他的忧患作为忧虑。把天下的快乐作为自己的快乐,把天下的忧患作为自己的担忧的,这样做却不能称霸天下的,还从未有过。

【延展】

熙宁十年(1077年),苏轼调任徐州知州。任知州期间,苏轼勤政爱民,建苏堤,抗洪水。寻找石炭(煤炭),造福徐州百姓。徐州今存黄楼、快哉亭、放鹤亭、东坡石床、苏堤等众多与苏轼有关的胜迹。在徐期间,苏轼著有诗词170余首,其散文名篇《放鹤亭记》流传甚广。

苏轼主政徐州的那两年,正是徐州历史上的“多事之秋”。

在1077年秋,黄河决口,水困徐州。“彭门城下,水二丈八尺”,苏轼挺身而出,喊出了“吾在是,水决不能败城”的决心,积极组织军民筑堤抢险,他本人也亲荷畚锸,布衣草屦,“庐于城上,过家不入”,与民众一道抢救城池。

“黄花白酒无人问,日暮归来洗靴袜”,就是当时真实的写照。

抗洪胜利,百姓无不欢欣鼓舞。苏东坡又提出“筑堤防水,利在百世”的主张,继续带领民众筑堤“七百九十丈”。苏轼仍旧身体力行,“我当畚铲先黥髡,付君万指伐顽石,千锤雷动苍山根”。这些用顽石修筑的长堤,终于和苏轼的名字一样,历千年而不朽。

苏东坡还在城东要冲处筑一座十丈高楼,取名“黄楼”。按金、木、水、火、土“五行”之说,黄色为土,土当克水,“黄楼”就成了徐州人民抵御洪水的力量和象征。

在落成典礼这天,苏轼在楼上摆酒设宴,全城万人空巷前来庆贺。苏轼高兴地作了《九日黄楼作》这首诗。在回忆抗洪情景后写到:“岂知还复有今日,把盏对花容一押”,“一杯相属君勿辞,此境何殊泛清霅”。去年抗洪斗争惊心动魄,风雨泥泞;今年与民把酒赏花,优游从容,如同泛舟江南溪,怎不令人感慨!

1078年春天,徐州遭遇特大旱灾。苏轼悯民悲苦,决意去石潭为民祈雨。苏轼依当时惯例特撰了一首《徐州祈雨青词》,亲自点燃香烛,跪拜龙王,并大声朗读亲笔所写的祈雨文章。他祈求“天神”降雨,盼望大麦、小麦能够得到丰收,让徐州百姓摆脱贫困过上小康生活。

苏轼在祈雨的同时,还因地制宜,查看水源,征集民夫,修筑池塘、水库。得雨后,徐州旱情有了很大缓解,作物长势喜人,百姓丰收在望。苏轼感恩于天神恩泽,又与百姓同赴石潭“谢雨”。

在“谢雨”途中,苏轼亲眼看到麦收时节欣欣向荣的农村风光,满怀深情地写下了《浣沙溪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五首》。五首词,五幅图,反映出宋代徐州乡村自然优美的田园风光和苏轼关心百姓的情怀:村姑蚕妇,野老农夫,勤劳朴实,闲适自乐;官民之间,鱼水之情,亲密无间,无拘无束。真乃一组“官民同乐图”。

[责任编辑:刘宇宏 ]

经典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