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纪念无言良师——拿出医学生最专业的态度

2019年04月12日 16:29:51 来源: 山东第一医科大学(山东医学科学院)泰安校区 作者: 字号:TT

如果说医学专业课是一场"噩梦"的话,那么系统解剖学就是这场"噩梦"的开始。在大一下学期,我的“噩梦”也开始了。但就在这“噩梦起点”的实验课上,我遇到了一位我一生中所能遇到的最特殊的老师,他从不开口说话,却总是给我们最无私最耐心的教导。

最初知道"大体老师"这个词,是我在上学期时听一个学姐说起的。从那以后,我对系解实验课就一直期待且忐忑,这种略带矛盾的感觉不消多费笔墨解释,毕竟对一个生活在太平世道的人来说,是头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有关生死的事情,心中难免会有些畏缩。我一直觉得有一句话写的特别好:“把解剖课安排在所有专业课之前,是医学院给未来的年轻医生准备的一个下马威,让他们做好准备去应对所有的可能。”这话内容的真伪我无法深究,但对素来胆小的我来说,这的确是个不小的挑战。

寒假里,我一直在向高年级的学长学姐请教,也在一些网络论坛里搜索相关的帖子,希望能减轻我的焦虑和忐忑。可渐渐的,随着我了解的深入,我的心态不自觉地发生了改变,从单纯的忐忑变成了敬畏:当人们在歌颂器官捐献者的伟大时,他们默默地选择了另一条更加极端的路;当别人在讨论捐献器官是否能算作是生命的另一种延续时,他们用近乎残忍的方式将自己打开,搭起生与死之间的桥梁。我这么说,绝不是在否认器官捐献者的伟大,只是想用一个不甚准确的比较,让大家更好的了解这一种不被大多数人了解的壮举。我们懂得,“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对深受儒家文化影响、追求身体完整的中国人来说,无论做出哪个选择,都需要极开明的思想、极洒脱的态度和莫大的勇敢。器官捐献是无私的,遗体捐献更是伟大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让自己在万事皆空以后,再加个班。

很快,到了我要去见大体老师的日子了。路上的我还是有些忐忑,但此时我担心的是因无知而无意中造成的亵渎与不敬。到了实验室,铁盖打开的一瞬间,我的一切情绪都消失了,脑中像一块明镜的玉台,心中只尊敬与敬畏。两节课,我将疑惑的地方一一求证,收益匪浅。走出实验室,我发现我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去讨厌福尔马林的味道。

实验之后,我给一个一直开导我的学姐发了一条消息:我发现之前的害怕都太矫情了,他们做出这个选择所需要的勇气要更大。想起一个教了一辈子书的医学教授捐献遗体后的留言:我宁愿我的学生在我身上划错千万刀,也不希望他们在病人身上划错一刀。

希望所有的人都能记住大体老师这群人,希望所有的医学生都能用最专业的态度做出最好的致敬。

[责任编辑:刘宇宏, 孔德印(实习生) ]

良师 态度 医学 专业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