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90°的爱

2016年03月16日 10:53:54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校网通 作者: 字号:TT

新年将至,小小的村落中家家户户都处于忙碌之中。午后好容易母亲得了些空,我便央着她一起去老屋后的小路上走走,碎步缓行间,阵阵微风迎面而来。乡村的风总是格外的清爽,虽是冬日,却也不十分寒冷,伴着脚下被踩的枯黄的野草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颇有几分田园情趣。

行了一段,母亲指着路对面的老屋和我说起了儿时的趣事,蓦地,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佝偻着的身影。“住在我们屋后的老太太呢?她还好吗?”我急急地问道。“老了,秋天时候走的。”母亲的声音低了下来。一股酸涩涌上心头,我沉默了。

听家中长辈说,那位老太太一生都是在苦与累中度过的,没享过一天清福。才几岁,就被狠心的父母卖给了我们村的一户人家做童养媳,饥寒交迫的年代里,自家人都难以养活,可想而知一个外来的小丫头受了多少苦。慢慢地长大了,又因为天生的手大脚大被家中男人嫌弃。所以无论是三伏天还是寒冬腊月都要像个男劳力一样下地干活,甚至还因此失去了腹中两个不足月的孩子。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原本清秀的脸上写满了岁月风尘、人世沧桑,原本笔直的背也被生活彻底压弯,永远的面朝黄土背朝天。

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已经是2000年之后了。记忆中,老太太总是拄着拐棍或扶着小板凳颤颤巍巍地向村北走去。那里有一间小小的房子,绝对称的上是我们村最老的房子,墙外的土坯已经剥落的不成样子,但是老人念旧,即使儿子们已经长大轮流着照顾她,她依旧是每天都要回到老屋里去,风雨无阻。况且,那间土坯房中置放着她的老头子的骨灰。虽然生前老头子待她并不十分好,但是几十年风风雨雨都是一起度过的,再怎么说都是有感情的。

老屋前就是一条小河,河水十分清澈。所以以前女人们总是沿着河边排成一排,一边洗衣服一边唠家常,男人们用浓烟和烈酒舒缓疲累的神经,而她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忘却生活的艰辛,每天不是围着灶台转就是围着孩子转,不变的生活若不想着法儿的找乐子过,是十分难熬的。因此对她们来说,这是一天中难得的娱乐时光。棒槌击打衣服发出的沉闷声、扬起落下的清脆水声配着女人们愉悦的笑声成了小小的村庄中独特的交响乐。而现在家家户户都有了水井或自来水,很少有人再愿意穿过小半个村子去洗一盆衣服了,只是老太太是个例外。依稀中,我还能回想起老太太一个人在河边洗衣服的样子。拄着拐棍一步一步踱到河岸边,缓缓地先弯曲一条腿跪在地上,然后手撑着地再跪下另一条腿,就这样趴在岸边清洗老头子留下的东西。年久失修的老屋内很是潮湿,屋内的物件、衣物经常发霉。儿子们原想将父亲的骨灰和遗物放置在新房子里,可是老太太死活不同意,说是老屋是根,叶落归根,老头子除了这儿哪都不能去,将来自己老了也要留在这儿陪着老头子,守着根。儿子们无奈便随了母亲的意愿。起初,几个儿媳还轮流着和老太太一起来老屋晾晒晾晒东西,时间一长,就都不愿再来了。老太太对此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个人坚持了下来。可是老人毕竟上了年岁,弯成了90°的身体早已被光阴残噬殆尽。深秋的一天,在去老屋的时候一不小心跌了一跤,几天后就撒手人寰了。老太太一生吃尽了苦头,就连去世的前几天都是在疼痛中度过。然而老太太却很平静,对守在床前的儿子们说,苦吃多了,都习惯了,以前遭老头子呵斥的时候没少偷着抹眼泪。结果他一不在了,自己还总想着那些个时候,现在终于又要去和他团聚了,也算解脱了。

我同情老太太一生受的苦,却感动于她对爱的付出。人人都想要相濡以沫,白首到老,可是世间能做到的人并不多,也许是心变了,也许是命运的阻挠,总之无数的人携手又分手。可是这些在老太太面前都不值一提,可能她都不知道爱是什么,但她时时刻刻都在爱着。爱分很多种,而老太太选择了最沉默的那一种,用她的执着和不悔一步一步走出了90°的爱。

[责任编辑:刘宇宏]

人生 关心 老人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