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荐读 |《时评写作十讲》

2016年03月25日 14:58:25 来源: 未来传播社 作者: 字号:TT

“出卖耶稣的犹大固然可恶,但人们不能忽视了背后指使犹大的总督,”这是我在读曹林的《时评写作十讲》时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很形象且富有韵味。其实细细读来,整本书里诸如此类的金句有很多,在时评家的队伍中,我想他一定是写段子写的最好的。

曹林作为长期在新闻评论一线创作的专业时评家,他在这本书里的描述的还是很务实的,有很强的实践指导意义。他在书中提及了评论的知识储备、附加值、表达效率、选题、角度、观点与判断、思维、逻辑、理性等十个方面的内容。这里,我挑取几点最有感触的部分分享给大家。

“一事当前,先问真假,再断是非,再说利害”,这是曹林在时评写作中十分推崇的一句话,其中包含了评论的观点与判断/评论的理性等内容。他举了桑塔格的名言:真相与正义,我选择真相。我们永远不要先入为主的站在什么立场,而应努力去追寻和接近真相。换句话来说,是要分清时间的价值次序,而真假是第一位的,不做无谓的评论。书中一段有关舆论领袖的描述相当形象:“历史早有教训,喊话越大声,主张越激进,就越容易赢得话语权,其结果却是他们赢得了呼声,赢得了掌声,输了所有人的事业。”这其中涉及到了评论的理性的问题,即时评者本身必须扮演好旁观者的角色,在时评写作时应该坚守创作的独立性,切勿混淆的事实本身。

在价值判断中,曹林倒是讲了许多,我对他有关是非的判断的具体分类并不算认同,只是感觉这样分来的意义并不大。但在其中还是有几处值得称赞的地方。比如简单的是非和完整的是非,分别对应两种社会舆论中常见的现象,即简单的是非复杂化和复杂是非处理的过度简单化。前者在之前的巴黎恐怖袭击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恐怖袭击是全人类的公敌,应该受到打击和制裁,这点是毫无异议的。而在舆论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了很多诸如“你根本不了解ISIS”“尊重伊斯兰国的文明“等声音,看似很有理,实际上却混淆了恐怖主义的概念,把恐怖主义和民族、宗教挂钩,我想这是最大的失误。恐怖主义就是恐怖主义,它与人类文明的竞争是一种零和博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换句话说,我们了解恐怖主义的目的不是为了尊重他们,而是为了精确打击。这其实也涉及了在价值判断中面对价值取向冲突和矛盾的处理方法。后者的实例也相当多,这里不再一一赘述。

“不是只批判强者,只批判制度,只批判别人,弱者也需要批判,个人也需要批判,自己骨子里那些劣根性和偏见同样需要反省和批判,不放过所有的恶,一切成为某种定论的东西都不能逃避质疑,这样的批判才算彻底,才是真正的批判。”这是他在书中一段有关批判对象的描述,曹林眼中的时评家更多时候是一个批判家,敢于发声,主张批判自由。这句话回应了我们对于时评对象的疑问,言论无禁区,要敢想,敢说,敢写,不放过所有的恶。“公权力需要怀疑,而且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怀疑”,这应该是时评家永远的格言。直到现在,当我读到这些文字时,依旧感到震撼。

此外,他提到了有关评论的空洞化、理想化的现实缺陷,给我们的借鉴意义很大,“视屏可以谈理想,但不能沉醉于那种道德理想中不能自拔而忘记了现实的逻辑。”务实求是应该是我们时评写作中应该坚持的基本理念,不是拒绝情怀,而是拒绝无知。诸如一些比较碎片化的建议,这里不再叙述,不代表不可行,而是不必花过多的言语去说,曹林此人倒是在时评家的队伍中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路子,什么话都敢说,又善于说各类的话。也正因如此,此刻他尚因一处“中传学生浮躁、功利、不读书”的言论处在舆论漩涡中。

“无论至于何处,遇男或女,贵人及奴婢,我惟一之目的,为病家谋幸福”,这是医生十分推崇的希波克拉底誓言,更是尊崇他们的职业精神。今天,作为新闻专业的学子,我们是否也应该坚守好我们的原则与底线,扮演好社会守夜人的角色?

[责任编辑:刘宇宏]

曹林 时评 写作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