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孤独的征战,绝望的抗争——从《孤独者》品人生

2017年04月12日 19:00:24 来源: 山东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每一次社会的进步,都伴随着无数的血雨腥风;每一次思想的解放,都凝结着仁人志士的呼号呐喊;每一次灵魂的碰撞与交锋,都产生着生存或是毁灭的不同结局。而处于社会大变革时代的我们,唯一要做也必须去做的就是站在时代的前沿,坚定我们的理想,丰富自身的知识,确立远大的目标,从自身做起,为自己、为家人、为社会、为国家做出一个青年人应有的作为,展示出作为中华儿女应有的铮铮铁骨和民族气节。鲁迅用身处黑暗中的孤独者的形象,向我们诉说着新旧思想的剧烈交锋和民族振兴的步履维艰,以及处于变革时代中知识分子内心的煎熬——对重生的渴望和走向毁灭的不幸。

犀利的言辞和深刻的思想是鲁迅作品的鲜明特点,读他的作品,不仅仅是了解小说的来龙去脉,更是在其中进行着人生的思考、灵魂的叩问、思想的交锋。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其丰富的思想内涵和时代价值,从而挖掘出隐藏其中的发人深省的国民弱点和国家进步之良方。本文主要通过《孤独者》中人物形象的刻画和分析,体验当时先进知识分子站在风口浪尖而孤军奋战的由生——灭的心理变化历程以及社会新旧交替的复杂面貌。

一、风云变幻,新旧并存

正所谓政治经济决定思想文化,文学作品作为思想文化的一部分,归根结底反映的是一个民族或国家的政治制度和经济状况。因而,要想读懂《孤独者》中蕴含的思想内涵,首先就要了解作品诞生的时代背景。鲁迅是一位伟大的文学家,更是一位坚定的爱国主义者,因而在我看来,其作品像是一部“历史的百科全书”,反映的是那个时代的特征和国民的思想。当时的中国,正处于北洋军阀统治的混乱时期,封建思想和官僚资本主义此起彼伏,阶级矛盾尖锐,外国侵略更是甚嚣尘上,民族矛盾的解决也刻不容缓。《孤独者》写于1925年,正是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并存的危及时期,封建王朝虽已灭亡,但浓厚的封建思想却根深蒂固,帝国主义的强势攻击,更使得我们的国家风雨飘摇,主人公魏连殳的性格形象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寻求国家的生存之路成为当时先进知识分子的首要任务,为此,有的勇士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勇往直前,有的也因无奈的现实而成为封建势力或北洋军阀的附庸和奴仆。正所谓“时势造英雄”,魏连殳这个时代的孤独者正是在这样纷乱的时代背景下一步步由生存走向毁灭的。

二、孤独的行程,矛盾的内心

小说的主人公魏连殳是鲁迅塑造的一个孤独者的形象,也是一个和鲁迅在精神、气质上颇有相通之处的人物。连殳留过洋,接受过新式教育,其思想与当时在四书五经的教育下成长起来的读书人或维护伦理道德的旧国民已截然不同,所谓“新”,重点不在穿着打扮,而是“新”在思想上,“新”在骨子里。 因此,他思想的不同被周围人看做是不可理喻的异类,而他也看不惯周围那些维护封建礼教且受其毒害的人,他的特立独行使他完全成为了社会的孤独者——不被看好、不被理解、没有朋友、没有知己,甚至是没有职业、没有收入的孤立者,他的思想和灵魂也正是在这样重重的社会现实下不断接受着考验与叩问,也不断进行着变化和调整。

(一)特立独行,坚定理想

魏连殳的思想和行为变化是经历了一个复杂而痛苦的心理历程的,他在一开始的时候是完全坚守自己的目标和理想的,他梦想着改变自身,改变周边的人,进而改变社会,改造国家,那时的他仍是一个具有反抗精神的人。这首先要从他给祖母的“入殓”说起。正当乡人做好准备、摆开阵势,兴奋地等待着两面的争斗时,连殳的一句“都可以的”,以无戏可看的方式有力地反击了那些看客们的无聊心理。他虽然同意族长、乡人为祖母送葬所拟定的旧式风俗人情,但这只是表面的妥协,只是为了村人不在这种情境下对其进行“批判”,他的骨子里仍是充满斗志的。他在葬礼上没有掉一滴眼泪,在祖母的灵柩面前也只是弯了弯腰,直到封建丧葬仪式结束之后,才流露出自己的真情实感,失声痛哭,“像一匹受伤的狼,惨伤里夹杂着愤怒和悲哀”,可见其对封建势力的顽强抵抗。正如《伤逝》中的子君和涓生那样,冲破一切封建势力的重重阻碍,追求婚姻自主而组合在一起,这种打破封建伦理的新思想本身是值得肯定的。连殳有坚韧的精神,为了他的理想,他“愿意为此求乞,为此冻馁,为此寂寞,为此辛苦”,虽然此时的他在物质上很贫乏,但在精神上却有所支撑,有坚持下去的理由,有奋斗的目标,有生活的希望,不至于真正的垮掉。

(二)绝望的呐喊,无声的毁灭

正如文中所说的那样,连殳“像一匹受伤的狼,当深夜在旷野中嗷叫,惨伤里夹杂着愤怒和悲哀”,这是他在祖母葬礼上的表现,也是对自己内心矛盾挣扎和命运悲哀的哭诉。正如连殳自己所说的那样“我早已预先一起哭过了”。在历经诸多现实事件的打压下,这匹受伤的“狼”终于抵抗不住了,放下了他一身的傲骨,也放下了他的精神支柱,更放下了他的灵魂寄托。连殳无奈的低头大概有几方面的缘由,首先,人的生存离不开经济的支撑。由于连殳无所顾忌地在报上发表他先进又不为世人所容的言论,导致他最终失去了自己的工作,也就失去了生活的支柱。其实,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因为当时的社会环境是不允许有这样的人及这样的“悖论”存在的,正如文中所说的那样“这是向来如此的,并非这一回特别恶”。其次,连殳失去了生活的精神支撑。愿意他好好活下去的已经没有了,再没有谁痛心,连他自己也觉得不配活下去,能支撑他生活的所有的希望几经没有了,他已经躬行他先前所憎恶、所反对的一切,拒斥他先前所敬仰、所崇尚的一切了,失去了精神的人就真真正正地失败了,连殳自己也说过,“先前,我自以为是失败者,现在知道那并不,现在才真是失败者了。”他不是失败在生活的窘困上,而是失败在灵魂的舍弃上。他“成功”地成为了军阀杜师长的顾问,每月有现大洋八十块,从此以后“生活无忧”,但他的灵魂就真的安宁了吗?恰恰相反,他比以往更加地痛苦,更加地无助,因为从此以后他要日夜承受精神上的折磨,无休无止,直至死亡。果然,不久以后,连殳真的去世了,他的离去,在我看来,也算是一种精神的解脱吧,在这样封建落后的社会环境中,他不能坚持自己的思想,若是放下自己坚定的理想,自己的灵魂更加不会放过自己。因而,他选择了解脱,永久地解脱,不再挣扎,不再煎熬,就这样在孤独的世间孤独地死去了。

三、革命未就,奋斗不止

鲁迅通过魏连殳这样一个先进知识分子的悲剧命运,向我们诉说着,在当时先进与落后并存的时代里,知识分子内心的矛盾挣扎和绝望中的无力呐喊,表明那个封建的时代对知识分子物质和精神的扼杀。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是残酷的,魏连殳奋斗过,努力过,挣扎过,那个恶狠狠的现实环境不肯放过他,他自己的灵魂更不会放过他。站在时代前沿、为革命理想奔走呼号的知识分子们所需要做的仍是坚守与不屈。封建势力根深蒂固,但新的思想与光明仍要一点一滴地积累,满满的启迪国民的智慧。

这种为革命理想而奋斗不止的精神在今天仍有强大的借鉴意义。处于新时代的我们,虽然不用历经革命的血债累累,但任何时代的进步都离不开先进的思想与坚定的步伐,正如孙中山先生所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们的时代进步、国家振兴需要我们青年一代的激情和坚持,即使是面对再大的困难,我们都不应放弃理想的坚守。正如鲁迅向我们所展示的那样,任何新思想的接受都要经历一个漫长而反复的过程,都需要有做出牺牲的仁人志士,就算是太平年代,也是如此,因而,身为国家未来的掌舵人,我们要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责任编辑:张洪涛]

孤独 精神 革命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