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我与写作的不解之缘

2017年05月18日 14:44:21 来源: 滨州学院校园网通社 作者: 字号:TT

说实话,面对写作这个话题我无从落笔,因为它早已成为我的一部分,要我单拎出来,实在是不容易。

最原始的记忆应该是在小学,父母因工作繁忙加上我写作能力极差。给我报了个作文班。每天一篇文章,潜能像被老师硬生生的逼了出来,此后作文成绩真久不再低。那时我们被老师关在一个小书屋里,书屋里都是些小簿册子,大多是寓言童话。这对我而言就像掉进了棉花糖,幸福的只想钻进去,永远不出来。我把所有的小簿册子都看完了,绞尽脑汁憋出了那么几行字,草草了事,就交了差。

后来搬家住进了大房子。三室的房子,除了父母和我的寝居室外,另一间屋子被作为书房。父亲买了书架,将他珍藏的书摆上去。我看到那些精美的书在向我招手,对此我早已垂涎三千尺。可惜父亲实在太小气,怕我弄脏弄坏了他的书,叮嘱我千万不能动。我依然懂事的点点头,却按耐不住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就这样,趁父亲不在家或不注意时,我开始浏览那些书籍,喜欢的就抱到自己屋里去,待到看够了再按书籍原位塞回去。父亲的书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计算机、人力资源类的教科书,我自然对这些不感兴趣,另一种就是世界名著了。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本《简·爱》。其实名著对我而言也有些许乏味,父亲书架上的名著大多我只看了开头就放回去。但那本《简·爱》我却足足看了能有一大半。书中的小姑娘命运惨淡,我看着她在苦难面前咬牙坚持,最终突破荆棘,获得属于自己的幸福人生。很感人,很厉害,仿佛苦难永远会是幸福的垫脚石,从那以后,我一直坚信这一点。

当时自己很幼稚,曾跑到母亲面前,说自己以后要成为作家,似乎还写了一个算不上小说的小说,写了一半便半途而废,沮丧的摇摇头。现在回想起来,童年的我着实令人无奈。

上初中后,不知是因为青春的懵懂还是什么,开始接触言情小说。看了不算,看的不过瘾,还要自己提笔写。十二三岁的年纪,连爱是什么都不明白,何来勇气提笔?我佩服当年那个天真可爱的自己。不仅仅是我,班里的女生也都纷纷加入这一行列,我看着这浩浩荡荡的大队伍,仿佛谱写爱情已成为一种初中女生间的时尚。

后来升上了高中,阅读时间少之又少。我一边急着倒空脑子里那些琼瑶式的旷世爱恋,另一边抓紧时间,为自己灌输历史性或是文学类的文章。那时最依赖的是《读者》和《青年文摘》,恍惚间像是上了一个台阶,对于那些滥俗的狗血桥段早已抛弃,开始追求一些现实些的,贴近生活本质的感情。以后类似《霸道总裁爱上我》这类东西就没再看过,偶然心血来潮会翻一翻《花火》那类的杂志,可惜均是看了没两页,失望的匆匆掉头走掉。那时喜欢上了林清玄的作品,不仅喜爱他的文字,同样欣赏他的为人处世。不管生活有再大的风和雨,他总能微笑以对,用乐观的心态驱逐乌云,留下湛蓝的天与火热的日送予自己。

那时我脑中隐约冒出一些小想法,只可惜都葬身谷底。学习带来的压力由不得我耗费时间和精力,去写一些非议论的文体。还有很严重的一点,我的阅读量明显跟不上,尽管有思路,离了书,就像小虎鲸搁浅在沙岸,满腹思路却无所适从,写不出东西。

高二分班时我挣扎了很久,老师们推荐我学理。我看着自己双双及格的化学生物,又看看那不堪入目的历史地理,一咬牙,选择了文科,单纯只因兴趣。我看到老师眼中的惋惜,对此我回敬了一份坚定,然后便将头深深埋在那深不见底的文史大坑里。儿时读过的书在这里均成了小把戏,我经常收到成绩单后,第一反应就是放声大哭,把我好几任同桌都吓得不轻。

这几年,不知跌倒了多少次,留着眼泪说痛,却真从未想过放弃。那时,对自己最大的鼓励便是考上好大学,去大学的图书馆看遍天下书籍,然后在自习室奋笔疾书,写出一篇旷世巨作。

高考的结果还算理想,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明白算不算理想,但大学的图书馆令我很满意。我穿着轻快的运动鞋,目光在数不清的书架上四处流窜,幼稚的像是五六岁的孩子看到了巧克力,眼中满是惊喜。我加入了学校的文学社,看书,写稿,投稿,还有做微信。偶尔会被部长催催稿子,对此我乐此不疲。

读书和写作就这样占据了我的生命,即便是挫折与苦痛也会化为感动的泪滴。

[责任编辑:朱艳艳]

我与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