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带不走的乡愁,“璀璨五彩笔”永存

2017年12月18日 14:21:00 来源: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通讯站 作者: 字号:TT

余光中先生于2017年12月14日在高雄去世,享年90岁。

余光中先生,曾受文坛大师梁秋实的盛赞:“右手写诗、左手写散文,成就之高、一时无两”,余光中先生在现代诗、现代散文、翻译、评论等文学领域均有涉猎。但是,让人们深深记住他的,还是那首于台北厦门街的旧居里写下的《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余光中先生手写《乡愁》

余光中先生曾把自己的生命划分为三个时期:旧大陆——祖国,新大陆——异国,岛屿——台湾。21岁,因着时局的变化,余光中先生第一次离开旧大陆,去到岛屿。30岁,像所有先进知识分子一般,怀着对西方文化的追求和向往,带着一腔年少激情,余光中先生离开了岛屿去到了异国。可是啊,所有的东西只有当失去了才知道其弥足珍贵。离开的那一刻,一粒相思红豆便悄然种进了他的心中,受西方文化熏陶愈深,相思愈发疯狂成长。日夜思念的故乡啊,是再回不去的故土,深邃的中国文化,原来才是自己精神的栖所。

“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蓝墨水的上游是汨罗江”“我的血系中有一条黄河的支流”——这是深入骨髓的思念。

余光中先生生活的那个年代,正处于中国数千年未有之变局,颠沛流离乃是人间常态,见惯了分别与聚散,一语乡愁,道出了多少人的心声,又戳中了多少人的泪点。一生都在路上,走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处的风景,但不管走多远,看过多少处的美景,却只眷恋过一个最美最母亲的国度。

优秀的作品,往往是以情动人,正如“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对待同一部作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读与理解,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优秀的作品,有着穿透一切的力量。

乡愁——永恒的话题,尤其是中国人心里一种深沉的情愫,乡愁,其实思念的不只是家乡,还有祖国。因为家与国,从来就不曾分开。

国家公祭日期间,出现了一幅现象级漫画——“那年乱世如麻,愿你们来世拥有锦绣年华”。图中分别来自1937和2017年的女孩相对而望,一人身边战火纷飞,一人身处繁华安宁。有人说:“谁忘记了历史,谁就会在灵魂上生病。”我们不沉沦于过去的苦难,但我们用良知守护生命和历史应有的重量。余光中先生其实代表着那一个时代,那代人的经历,沉重而压抑;也正是因为有着那样的时代背景,余光中先生那一代人的乡愁才那么凝重。那样的时代已经很远了,但人们在内心深处从来没有忘记。我们温故历史,从来不是为了牢记仇恨,“擦清历史的镜子,抹去灰尘,以史为鉴,走好未来的路”,只是为了不让悲剧再次上演,毕竟将美好的事物撕毁给人看太过苦痛。

时代、历史孕育了“乡愁诗人”,又何尝不是余光中先生成就了更多人的乡愁了?

余光中先生在1966年写下了《当我死时》一诗,诗中,他想到生命的终结是返乡,回到最初的自己,踏上当年的故乡,“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

今年10月,余光中在90岁生日当天,以欧阳修的绝句“再至汝阴”抒发心情,“黄栗留鸣桑椹美,紫樱桃熟麦风凉。朱轮昔愧无遗爱,白首重来似故乡。”

现在,先生永远地离开了,或者说他永远的回到了那片日思夜盼的故乡,乡愁依旧在,诗人却远走。可“月色和雪色中间,你是第三种绝色”,这世间森然,你来过,无怨亦无悔,你来过,世界便再也难以忘却。

一杯清酒,一首《乡愁》,遥祭诗魂,永远怀念。

先生,走好!

[责任编辑:朱艳艳]

乡愁 五彩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