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呼兰河传》:敏锐痛觉书写的苦难文字

2018年01月05日 10:00:41 来源: 聊城大学 作者: 字号:TT

《呼兰河传》,它更像一部自传。萧红回忆着出生小城的每条街每间商店,自家的每间屋子每个摆设,故乡的那些人那些事。

开篇讲到东大街的泥坑,陷了多少次马,也没有人说要去填;漏粉人家的草房歪得一塌糊涂,也没见人说要去修;七月十五呼兰河上的水灯慢慢向下游漂,漂着漂着就灭了一盏;邻家人的歌声,像一朵红花开在墙头上,越是鲜明,就越觉得荒凉。竟是生也由不得人,死也由不得人。冯歪嘴子的故事则几乎是《呼兰河传》中除“我”和祖父的故事外,唯一的亮色了。这抹小小的明亮其实相当刻意———给作品留一个光明的小尾巴。冯歪嘴子是磨房的磨倌,成天打着梆子,看管着小驴拉磨。“半夜半夜地打,一夜一夜地打。冬天还稍微好一点,夏天就更打得厉害。”后来同院老王家人见人称好的姑娘王大姐,成了冯歪嘴子的女人,可是王大姐生第二个孩子时死了。“冯歪嘴子的女人一死,大家觉得这回冯歪嘴子算完了。”可是他“喂着小的,带着大的,他该担水,担水,该拉磨,拉磨。”总之,就是说他坚韧地活着,充满生命的韧性,我想这也是萧红作为一名女性心中所有的那份温情吧。

知人论世,总是会不自觉地思考她与贫困苦难为伴的一生。用她自己的话说,一生走的是败路。萧红拥有敏锐的痛觉,这是一个人的天分,亦是一生不幸的源头。书中对衰败与死亡的叙写,以孩童视角去体察年少时周边的往事,直到现在这个时代,其细腻的笔触与深刻的体悟最是打动人心。

如果没有敏锐的痛觉,不会写出具有苦难性质的文字。持续痛疼,摧残的不仅是身体,还有灵魂,让人身心颓败。这便是萧红。读其作品,慨叹其英年早逝,但也庆幸东北作家群中她属最闪亮的那一颗。《呼兰河传》因其独特的艺术风格被茅盾称为是“一篇叙事诗,一幅多彩的风土画,一串凄婉的歌谣”。同时,它又表达了对国民团体盲目、愚昧、麻木和残忍等等劣根性的忧愤和悲悯,被越来越多的后人认为是对国民心态的开掘和批判的力作。这部作品正如同萧红在《春意挂上了树梢》所说:“夜的街,树枝上嫩绿的芽子看不见,是冬天吧?是秋天吧?但快乐的人们,不问四季总是快乐;哀哭的人们,不问四季也总是哀哭!”

[责任编辑:顾丹(实习)]

呼兰河传 萧红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