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那一抹惊鸿

2018年06月12日 15:49:39 来源: 怀化学院 作者: 字号:TT

“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青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荫桂旗。攘皓腕于神浒兮,采湍濑之玄芝。”

起初,是因为一部电视剧《甄嬛传》,一席“惊鸿舞”,一首“惊鸿曲”,彻底征服了广大观者。“惊鸿舞”只为女子自己心爱的男子而舞,如此一来,这舞姿再不惊人也动人了。眉目之间,情意流转,浅吟低唱中把深情传递。古代的女子,的确有太多的不易,饱读诗书也只能装作略微识得几个字。更别说情爱,那是万万不可轻易流露。于是乎,舞姿和乐曲便承载了万千红颜的心绪,或喜或悲,或爱或恨。

于是,那席动人的舞姿,那曲悠远的曲子,便深深刻录在了脑海里。直到几年之后,在种种机缘巧合下,才知道这首曲子的由来,颇为认真的读完,还用心的做了摘录。这几句歌词原是出自曹植的《洛神赋》。曹子建,三国时期曹操之子。宋无名氏《释常谈》卷中引谢灵运言:“天下才有一石,曹子建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可见其刘郎才俊,羡煞旁人。许是生命的前期过于安逸,将生命中的舒适享用怠尽。后期的曹子建政治上失意,凌云壮志终不得实现,于是满腔的热血和内心的愤懑全都倾注于诗词歌赋之中。这首《洛神赋》亦是其后期作品。

关于《洛神赋》,目前学术界有两种声音。旧说,曹植曾求婚甄逸女不遂,为其兄长曹丕所得。后甄后被馋死,曹植有感于甄后作此赋。另有说,此赋是假托洛神寄寓对君主的思慕,反映钟情不能相同的苦闷。两种声音,难辨真伪。但就文学世界的眼光来观看,如此华美的文字,如此动人的美人,大抵还是希望有个凄美的爱情故事吧。毕竟,子建一生郁郁寡欢,若是生命里曾出现过那一抹惊鸿,在生命将至之年也是个安慰。

洛水之神,至善至美。子建思绪绵绵,耿耿而不寐,可也只能“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一水之隔,不禁想到了那在水一方的关雎佳人。也许,在可望而不可得的那个位置,望见的景是最飘远幽深的美景,瞧见的女子是这世间最朦胧婉媚的女子。其实,子建是幸运的,那个至高的位子本不适合如此天真的诗人,见多了流血杀戮,心也就麻木,何来灵气书写华章?

那一抹惊鸿,最是动人的。那一段距离,最是洒脱的。给生命留一点空白,给生活空间留一段距离,才是智者。

[责任编辑:朱艳艳 ]

《洛神赋》 情意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