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光怪陆离中的悲哀:读《夜总会里的五个人》有感

2018年07月03日 16:40:47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夜总会里的五个人》是新感觉派作家穆时英的代表作之一,小说主要刻画了五个失意者­——破产的金子大王胡均益、失去青春的交际花黄黛茜、失业的市政府秘书缪宗旦、失恋的大学生郑萍,以及怀疑主义者季洁。

都市夜景

小说将背景设置在灯红酒绿的十里洋场里。繁华的大都市中看似毫无交集的五个人,因为纷纷“从生活里跌落下来”,沦为“被生活压扁”的失意者,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戏剧般地齐聚“皇后夜总会”。他们身份不同、性格迥异,但内心充斥着同样的悲愤、仇恨和无法排遣的孤独。正如第三小节的标题是“五个快乐的人”,这当然是反讽手法,他们根本不快乐,甚至可以说心中塞满了悲哀与空虚。他们不被理解也不渴望被谁理解,只是戴着快乐的面具,包裹着濒临崩溃的躯体和已经痛苦到麻木不仁的心,疯狂地在夜总会里寻求刺激。企图通过感官上的狂欢,在醉生梦死中暂时地驱赶焦灼与孤独——即使看来这完全是饮鸩止渴。

小说分为四个小节,有着多幕戏剧式的结构。四节独立存在,并不是恰好首尾相接的。若是只看四节中各自的内容,会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它如戏剧一般,总是按照一定顺序,让五个主人公依次出场,陈列其颓废而孤独的生活状态,使人很难理清情节到底想如何设置。

但若一边读后文一边回忆前文的细节,会发现处处有呼应。比如第一小节中对季洁书房的描述:书架上放满了各种版本的莎士比亚的HAMLET······初读时不能摸透季洁的身份,但看到后面他思考了哲学问题“你是什么?我是什么?什么是你?什么是我?”再联系后文出现频繁的“静静地用解剖刀似的眼光望着他们”,便可以大致猜到,这是一个充满怀疑精神的哲学家了。先不点明人物身份,后又通过细节来巧妙揭示,此般“藕断丝连”让整个作品增色不少。

并且小说多次运用反复手法,如一条条透明锁链贯穿于文中。第一小节中,反复出现“嘴唇碎了的时候”,以折射人物的悲恸情绪;第二小节里,不断强调罪恶黑暗的“星期六的晚上”;第三小节的“白的台布”、“张着的嘴”,各种诡异色彩的霓虹灯光怪陆离,各种颓靡的笑声叫声混杂一起,轻佻而直白的对话,扭曲而虚假的笑颜······一切悲哀被深深地藏在狂欢的皮囊之下。

作品中的现代都市生活喧闹、复杂、快节奏,从人物简洁而西化的对话可以看出——“怎么样,Baby?”“多谢你,很好。”处处林立着外国人的商店——“亚历山大鞋店、约翰生酒铺、拉萨罗烟商······”享乐主义、金钱主义、虚无主义泛滥成灾,星期六的晚上被定义为是“没有理性的日子”“法官也想犯罪的日子”“上帝进地狱的日子”。而夜总会服务员约翰生沉默后的一句真情流露——“我要哭的时候人家叫我笑”,身不由己的悲哀倾诉却只换来几句形式主义的官腔:“I’m sorry for you.”处处都弥漫冷漠、麻木、虚伪之气,繁华都市中冷冰冰的人情世态展露无遗。

小说处处留下淡淡的时间信息:1932年4月6日星期六下午、一九三三年、1932年4月10日、1932年12月22日。这些看似不经意的透露,结合文中偶尔一次提到的“东三省沦亡了吗”,再对比都市中的颓靡生活,让人不禁感慨民族悲剧与社会悲剧,以及隐藏在作品中的人物性格悲剧和命运悲剧。浓郁的绝望气息在胡均益自杀死亡后挥发出来,光怪陆离中的种种悲哀更加浓烈,根本无处安放。

[责任编辑:朱艳艳 ]

读后感 新感觉 都市 幻灭感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