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长安,长安

2018年07月18日 10:14:45 来源: 湖南师大星网 作者: 字号:TT

一本书,总要看过两遍才能有点感想,第一遍囫囵吞枣,第二遍认真体会。第二次看《金锁记》,依然觉得心痛不已,不是为曹七巧,而是为长安,为这悲剧的延续。我不断追问自己,为什么长安变成了另一个曹七巧?但是我给不出答案。总觉得她的生命轨迹不该是这样,却又偏偏成了这样。

七巧本来应该嫁个普普通通的人,他可能是肉店里的朝禄、她哥哥的结拜兄弟丁玉根、张少泉,或是沈裁缝的儿子,他们会一起过着平凡的日子。但偏偏她嫁进了姜家,嫁给了瘫痪的二少爷,还扶了正,“然而如果她挑中了他们之中的一个,往后日子久了,生了孩子,男人多少对她有点真心”。嫁了个身体不好的丈夫,又因自己出身不好,被人嫌弃而生出许多的怨恨来。被人瞧不起,却越发做出些让人瞧不起的事情,她被姜家这张无形的大网给缠得死死的。

她怨姜季泽,怨他贪图她的钱却又不肯爱她。姜季泽是这个家里唯一一个让她觉得自己活着还有意思的人,因为她对他的爱抱着渴望。至少有两次,她表现出真实的自己,一次是在老妇人房间外,一次是姜季泽登门拜访。姜季泽登门拜访时,无论他是不是为了七巧的钱,七巧都觉得早已失去了同他谈情的机会,只因她已年老,只剩下满心的绝望与怨愤。自己丈夫的真心她不愿要,姜季泽的真心她要不到,没有人看得起她,但她却要拼命引起所有人的注意,讨不了喜欢,那便讨厌吧。反正她的爱情、她选择婚姻的权利早就被剥夺了。

从前什么都不在她的掌控之下,她的爱情、她的婚姻,因此后来的她要牢牢抓住一切,包括她的钱、她的儿女。她苦心守着的家业,怕人惦记一星半点,不容许别人占了她便宜。赶走自己的侄子、赶走姜季泽、去学校羞辱校长,无不是她对自己的“维护”。她的儿子长白被她用鸦片和绢儿圈在家里,她的儿媳被她羞辱致死,她的女儿长安被她逼得无路可走,退了学、抽上了大烟,学成了另一个她,好不容易有个童世舫来爱长安,长安也开始戒烟,收敛自己的做派。可是七巧不愿意放过她,又将她一把拉了回去。也许是七巧觉得一个人被锁着寂寞了,她要让所有人都尝尝这种被锁住的滋味。

七巧作为一个母亲,对长安的管教从头到尾都很随意,裹脚也好、上学也罢,兴致来了便做了,最后却都不了了之,但是对长安造成的伤害却无法弥补。长安这一生有两个机会可以逃离母亲的控制,一个是上学,另一个是和童世舫的恋爱。但是很不幸,两样都被七巧刻意破坏了。上学时,因为丢了被单枕巾之类的,七巧就要闹到学校去,长安怕丢面子于是退了学,仍免不了母亲去闹一场,惹得长安不敢再联系以前的同学,只好慢慢地学成了另一个七巧,抽着鸦片,刻薄而又粗俗。后来恋爱了,长安开始改变自己,戒烟、抛下旧式女子所谓的滥“矜持”,收敛自己的做派。我以为长安可以脱离她母亲的阴影了,可是病过一场的七巧又开始摆弄长安的命运。七巧骂长安“不要脸”,生怕一条街的人听不见,长安深知她母亲的劣根性,于是主动和童世舫断了联系,即使这样,七巧还是毁灭了长安在童世舫心中最后一点尊严。“她再抽两筒就下来了”,看到这句话时,我只觉得心如死灰,我知道长安再也不可能是长安了,她只能是另一个曹七巧。

我无法理解,一个母亲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破坏自己儿女的幸福。长安也好,长白也罢,都是七巧手下的一颗棋子,供人嘲笑,任她牢牢攥在手中。说得没错,这个家,母亲也是疯子,儿子也是疯子。

张爱玲结尾写得很明确,七巧用她那把黄金的枷,锁住了自己,锁死了别人。她最终还是怨自己不该嫁给了二少爷,怨了一辈子,织了一生的网。

[责任编辑:胡倩(实习生)朱艳艳 ]

长安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