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于时间的长河中,踯躅独行

2018年07月18日 10:08:39 来源: 长安大学 作者: 字号:TT

这个家庭的历史是一架周而复始无法停息的机器,是一个转动着的轮子。这只齿轮,要不是轴会不可避免地磨损的话,会永远旋转下去。——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许多评论家都曾评论,《百年孤独》是一部难以超越的巨著、是拉丁美洲百年历程的一个缩影、是马尔克斯本人都无法再次抵达的一座高峰。

翻开此书,等待我们的并非是恢弘壮丽、气势磅礴的史诗,而是那位来自哥伦比亚的老人,带着含泪的微笑,沉静地向我们讲述着那个庞大的家族百年来或幽默荒谬、或惊心动魄的往事。

让我们一起走进《百年孤独》,感受那个时代的孤独与宿命。

关于本书

《百年孤独》以虚构的小镇马孔多为背景,以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宿命为描写线索,以一种超现实的、神秘的寓言形式,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古老的家族,抑或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在现代文明潮流冲击之下,由落后转为兴盛再转为衰败的过程。

西班牙移民的后代何塞·阿尔卡迪奥·布恩迪亚娶了自己的表妹乌尔苏拉为妻,因为不堪受到鬼魂的打搅,他们带领邻居们搬到了一个曾在梦中出现过的小村——马孔多定居。

在那里,布恩迪亚家族逐渐变得人丁兴旺,子孙满堂。而家族中的每一位后代,都以第一、二代布恩迪亚家族成员的名字来命名。小镇身处迷雾之中,落后而闭塞,只有那群四处流浪的吉普赛人才能让他们与外界的新奇事物保持联系。

后来,保守党与自由党的纷争打破了小镇的平静,何塞·阿尔卡迪奥·布恩迪亚的次子奥雷里亚诺成为了革命军的领袖,发动了32次起义却都以失败告终。内战过后,马孔多升格为市,铁路打破闭塞,外国种植园主与冒险家蜂拥而至,而古老的布恩迪亚家族却由盛转衰,一代不如一代。

最后,家族的第7代人——一个长着猪尾巴的女孩被蚂蚁吞噬,一如吉普赛人于百年前在羊皮卷上写下的关于这个家族的预言——“第一人被绑在树上,最后一人正在被蚂蚁吃掉”。

在第6代人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破译出关于这个家族的最终命运之时,一阵飓风将马孔多从地面卷走,注定百年孤独的家族自此完全消亡。

百年孤独的背后

马尔克斯曾说过:布恩迪亚家族的历史可以说是拉丁美洲历史的翻版。

的确,布恩迪亚家族的兴衰史正是揭示了近代百余年来拉丁美洲的孤独——贫困落后、野蛮蒙昧、因循守旧。马尔克斯从现实走向历史,进而探入历史生活与人心隐秘之处,最终,通过马孔多为我们展现出了这种孤独精神的由来。

除了深刻的时代意义与对拉丁美洲民族的警醒,《百年孤独》中个体的孤独,也同样值得我们深思。

乌尔苏拉曾一次次感叹家族孤独的宿命,她认为这仿佛是一个诅咒,一代代子孙难以避免地陷入痴狂、冷漠、离经叛道,受情欲支配而乱伦,沉溺于自己的孤独之中。然而我想,真正导致所谓宿命的,应是布恩迪亚家族天生对爱的无能与怯懦。

以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与阿玛兰妲为例,他们可以算是家族中的两个极端,一个极度冷漠高傲,一个内心深藏无限柔情。然而无论是谁,都难以逃离持守孤独的最终命运。

上校从未具备过爱人的能力,无论是九岁的妻子蕾梅黛丝还是日后征战途中身边的情妇,都仅是他满足情欲的对象。这种对爱的无能使他始终沉溺在自己封闭的精神世界中,也决定了他发起战争的动机——不是为了荣耀、革命、信仰,而是出于对自我恐惧的填补以及对虚荣心的满足。

而阿玛兰妲,她有爱人的能力,却没有接受爱的能力。她真挚地爱着意大利人与马尔克斯上校,却怯懦到无法真正向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打开自己紧闭的房门,一起抵达孤独的彼岸。她企图在不伦中寻求一丝隐秘的满足,却间接导致了这个家族陷入了另一个悲剧的循环。最终,他们疲惫地缩在自己的空间中,在反复机械的工作中任由孤独吞噬灵魂。

这个古老的神话中同样注入了现代人的迷失。孤独,并非仅是马孔多周而复始、代代相传的习惯,同样也逐渐成为当代人自我封闭的挡箭牌。

人可以选择孤独。适度的孤独,可以淬出一个明净沉稳的灵魂,一如独自在黑夜中享受大雪纷飞的木心,于碧溪中垂钓星星的梭罗,以及这位诉尽孤独的马尔克斯。

但选择孤独,不意味着肆意纵容虚无的情绪挤占灵府,不意味着放弃爱与新变。“爱是孤独救赎的方式”,孤独生存的马孔多最后必然随飓风消失,而马尔克斯却最终以深爱,救赎了拉丁美洲的百年孤独。

[责任编辑:胡倩(实习生)朱艳艳 ]

独行 长河 时间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