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世事无常,勿忘心安——读《我们仨》

2018年09月28日 14:45:15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1997年早春,阿瑷去世。1998年岁末,锺书去世。我们仨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地失散了。现在,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清醒地看到以前当作‘我们家’的寓所,只是旅途上的客栈而已。我一个人怀念我们仨。”

《我们仨》,2003年由杨绛女士于92岁高龄时所作,以纪念其先生钱钟书和爱女钱瑗。这本书记录了这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单纯温馨的学者家庭长达近一个世纪的成长跋涉之旅。

爱这本书,只因它没有无病呻吟的哀楚,更没有矫揉造作的浮华,唯有那难以言表的温情和忧伤弥漫在字里行间,含蓄却又细腻,内敛却又深沉,将暖的涓流汇向心房,引起阵阵真实又强烈的共鸣。平和自然的风格,行云流水般的语句,娓娓道出了独属于他们的安定于无常世事之上的温暖亲情,和相濡以沫如亲情般的爱情,尽管失去了女儿,又失去了丈夫,可杨绛先生却仍以平和又平静的文字,言出了“相守相助,相聚相失”的幸福与辛酸。我只羡,他们仨一起走过了数十年风风雨雨;我只羡,他们仨一起度过了多少次聚散离合;我只羡,他们懂得家的意义;我只羡,他们拥有无限回忆。

我感动于他们仨分别后又聚首的欣喜,我悲伤于他们仨天人永隔时的哀恸,相依为命的三人,却不得不说离别,尽管不舍,尽管不甘,可命运就是向他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历经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后,相携一生的伴侣又撒手人寰,独留杨绛先生一人,迷失在三里河的寓所里。即使她只字未提内心的痛苦,可那种酸楚与哀伤却冲破纸面,直击心房,源源不断,那文字中仿佛字字是血,读起来仿佛声声是泪,盘施在耳边,怎能不为之动容!即使是以缥缈无边的梦境,避免了直面失却亲人的痛苦,然而,那种悲哀却愈发深沉与深切。难忘记阿圆病重时,杨锋先生噬骨般的痛楚,“心上盖满了一只一只饱含热泪的眼睛,这时一齐流下泪来。“我的心已结成个疙疙瘩瘩的硬块。居然还能按规律为均匀的跳动,每跳一跳,就牵连着肚肠一起痛。看似平淡无奇的话语,却如同一只大手,捏得人心口发疼,。仿佛呼吸也因阿圆而变得微不可察。而这时的钱钟书先生呢,“眼睛是干枯的,只会心上流泪。锺书眼里是灼热的痛和苦,我知道他心上也在流泪。我自以为已经结成硬块的心,又张开几只眼睛潸潸流泪。”短短的话语,却那么清晰地描绘出了作为父亲面对女儿受苦时的心疼与无助。作为男人,他要隐忍,作为父亲,他却难掩哀伤。读到这里,我似乎感同身受,也泪如雨下。

而最终陪着杨绛一起痛、一起煎熬的钱钟书先生也撒手人寰,也许是为了怀念,杨绛先生以平实感人的文字记录了自1935年夫妻二人赴英国留学,并在牛津喜得爱女,直至1998年钱先生逝世,这63年间的鲜为人知的坎坷历程。在古往今来人人必经的生命旅程中,他们仍然不得不说再见。

也许是为了弥补杨绛先生心中那一份空缺,最后,他们三人在“古驿道”上散失后,又在《我们仨》中重新聚首。他们三人在这里诗意地居住,在这无边无垠、永恒长存的时空之中,生生世世不再分离。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总是夹杂着烦恼与不安;人间没有永远,也许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这一生,即使无法避免磨难与分离,但因为有“我们仨”,却并不孤独与彷徨。即使逝者不可追,即使往者不可留,但留在杨绛先生心里的,是“我们仨”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即便这样的回忆,有些痛楚,但更多的,却是温暖与感动。人这一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失去了所有后,还能有那么多幸福的回忆支撑与陪伴自己了吧。  

[责任编辑:朱艳艳,杨德响(实习生) ]

《我们仨》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