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人生有味是清欢——读《苏东坡传》有感

2018年09月28日 15:04:06 来源: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 作者: 字号:TT

                                                 

在文学史中,恐怕很少能有人与东坡比肩。无论是诗词、文赋、绘画还是书法,东坡总能在各个领域显现出自己的独特之处。他的伟大,不仅在于流传后世的作品,更在于作品背后所呈现的人格魅力。

初读东坡诗,还是那首《引湖上初晴后雨》,一句“山色空濛雨亦奇”把西湖之景描绘得淋漓尽致。正如林语堂先生所说,“西湖的诗情画意,非苏东坡的诗思不足以极其妙;苏东坡的诗思,非遇西湖的诗情画意不足以尽其才。”自熙宁四年在杭州任职之后,东坡的文采与西湖的诗情画意融二为一,笔下的诗词正如他所描写的西湖,尽显清淡之美。“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西湖似一幅素雅的水墨画,在宋朝的烟雨之中将青天碧水、古桥船桨的意境渲染纸上。

东坡的一生也似这般淡泊,无论是经历“乌台诗案”还是被贬岭南,他总能在诗文中展现出自己豁达的人生。正所谓“一生之乐在执笔为文之时,心中错综复杂之情思,我笔皆可畅达之,我自谓人生之乐,未有过于此者”,东坡诗词绘画总是写自己所想,表达自我情思,在他的诗文中所窥见的是他对于人生别样的体味。正如陈廷焯在《白雨斋词话》中说道:“东坡词豪宕感激,忠厚缠绵,后人学之,徒形粗鲁,故东坡词不能学,亦不必学”,东坡词非有其达观豪宕之境界,不能作之。

观其淡泊而不平凡的一生,东坡都秉持悲天悯人的情怀和达观豁达的心态,即入仕则与民同在,工程与赈灾均可见东坡政绩斐然,出仕则胸怀宇宙,人不过是沧海一粟,能拥清风明月便已是人生之幸。东坡的一生也可分为两个阶段,一是考取功名任职期间,他遵循儒家的思想,在此期间恪尽职守,为黎民百姓做出一番业绩;二是贬谪期间,他又通道家与佛家思想,安然自适,一念清净。

不同于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宽广胸襟,不同于杜甫“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嫉恶悲叹,不同于辛弃疾“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建功立业,东坡的悲天悯人,恪尽职守在于在位期间为黎民百姓所做的实事。

在初任凤翔府判官时,东坡便面对天灾,为百姓向上天祈雨,在祈雨文中他写道:“乃者自冬徂春,雨雪不至,西民之所恃以为生者,麦禾而已。今旬不雨,即为凶岁,民食不继,盗贼且起。岂惟守土之臣所任以为忧,亦非神之所当安坐而熟视之”,由此可见,东坡对于黎民百姓的关心之情,并且在奏折中东坡也提及祈求上苍降雨只是一种形式而已,若朝廷不改变苛政政策,缓解灾情,祈雨也无济于事。在其任职杭州期间,东坡解决了杭州运河交通和居民用水等问题,并且治理西湖,清除淤泥构筑而成堤坝成为苏堤,至今苏堤春晓、三潭映月仍是西湖十景之一,为后人所观赏。若没有东坡,今天的西湖也不会有令人心旷神怡的美景。浅绿鹅黄的柳丝、若隐若现的石堤都记录着东坡为官的勤勤恳恳。

真正能体现东坡思想高度的远不至止此,而是被贬黜的时间里那些思考人生意义的诗文。东坡被贬黄州后号“东坡居士”,后人也一直称其为“苏东坡”,在我看来苏东坡这一雅号比苏轼更能体现其自身理想与豁达胸襟。与白居易在坡上植树种花相似,历经“乌台诗案”的苏东坡在黄州也过上了田园生活。他在黄州居住于临皋亭,并且对这种生活极为满意,用“风涛烟雨,晓夕百变”来形容住处之景,可见苏东坡用一种诗人的眼光面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并近看云卷云舒,远望天水相接。他在元丰七年写下的《浣溪沙》也足以证明:“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这是苏东坡在被贬黄州四年后前往汝州所作,上阕用寥寥数笔描绘出一幅淡雅水墨画,乍暖还寒时节,点点细雨,淡烟疏柳,都是自然给予我们最好的礼物。在农家品尝一盏清茶,一盘春笋,便已是人间最为清淡的欢愉。“清欢”一词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一种境界,不追求任何物质的享受,在自然万物之中追求心灵的慰藉和内心的安宁,这就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

苏东坡在贬谪期间的诗文很贴切地表达了他的这种清欢状态。无论是“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的阔达,“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淡然,还是“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的感慨,都以一种诗情画意的手法表现出自己内心的宁静,这种宁静不源于拥有一切而不惧万物的外在力量,而是来自一种平静疏淡的生活,一颗热爱质朴生活的心。

不仅诗文能够很好地表现苏东坡这种清欢的境界,其绘画亦能体现。《林泉高致》曾说:“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古代诗画本是同源,南宗之画推崇简约,认为境高而笔减。到宋代,东坡也为中国的文人画奠定基础,其墨竹也浓缩为中国文人的高洁精神,展现出极高的精神境界。诗为画提供精神支撑,画为诗刻画直观形象,两者相辅相成,呈现出苏东坡内心的清欢之境。

至此,一位淡然优雅的居士形象跃然于纸上,它背后所显现的是岁月的浓淡,人生的清欢。这是一种经历过风雨之后的坦然与舒朗,是看淡起起落落之后的从容与淡泊,这种精神始终在中国的文脉之中,与中国文人同在。正如全书结尾写的那样,“苏东坡已死,他的名字只是一个记忆。但是他留给我们的,是他那心灵的喜悦,是他那思想的快乐,这才是万古不朽的。”

[责任编辑:朱艳艳,王焌郦(实习生) ]

苏东坡 人生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