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聊城大学百部经典导读|《论衡校释》

2018年10月22日 16:15:00 来源: 聊城大学 作者: 字号:TT

读一书

增一智

 

【导语】

《论衡》是汉代哲学家王充的代表性著作,全书共由85篇组成,内容宏富,是研究秦汉哲学思想的重要典籍。黄晖先生积数年之力,撰作《论衡校释》,全面吸收了前人成果,对全书做了系统注释和校勘,深入抉发了其中的哲学奥义,非常方便读者研读使用。除了对《论衡》原文详加整理外,作者还于正文之后,附有《论衡佚文》《王充年谱》《论衡旧评》《王充的论衡》《论衡版本卷帙考》《论衡旧序》、刘盼遂《论衡集解》等资料,具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下面让我们一起了解一下《论衡》。

怎样读《论衡》

《论衡》在中国文化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所体现的批判精神、唯物思想和科学见解等,迄今仍有现实价值。《论衡》共85篇,因《招致》一篇有录无文,实际上只有84篇,是东汉会稽上虞(今属浙江)人王充(27年~约97年),用了30年心血写成的一部哲学经典著作。

关于这部书的名字,王充认为他的著作:“折衷以圣道,析理于通才,如衡之平,如鉴之开”(《自纪》),又说“《论衡》者,所以铨轻重之言,立真伪之平也”(《对作》)。关于这部书的写作宗旨,用王充自己的话说就是:“《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衡》篇以十数,亦一言也,曰:疾虚妄。” (《对作》)用今天的话说就是憎恶虚假荒诞的言论。

然而历史上关于这部书的评价却是毁誉参半,从汉到唐大都认为其是一本伟著,宋朝学者带着道学的习气认为其是一部离经叛道的书,明清学者对其褒贬不一:一部分学者沿宋人成见,骂他是非圣无法;另一部分学者取其辩博,极力表彰此书。

现当代学者对其大多持肯定态度。

章太炎说“王充《论衡》可称为卓异的著述”(《国学概论·国学的派别》)

梁启超称“王充《论衡》实汉代批评哲学第一奇书”(《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

冯友兰将其誉为“两汉时代最大的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哲学家”(《中国哲学史新编》)。

周桂钿更是称其为“一个具有近代实验科学精神的超前的思想家”(《虚实之辨——王充哲学的宗旨》)。

作者的思想渊源

唐代史学评论家刘知几因《论衡》书中记载了王充父祖横行乡里的不光彩行径,不合乎子为父隐的纲常名教,说王充“实三千之罪人”(《史通·序传》)。清代学者章学诚也因王充非难儒学,对他的儒家身份提出质疑,“王充以儒者而拒儒者乎”(《文史通义·匡谬》)。所以读者在阅读《论衡》时要把握王充的思想渊源,主要来自三个方面:

一是先秦诸子百家的影响。王充一生勤奋好学,“好博览而不守章句。家贫无书,常游洛阳市肆,阅所卖书,一见辄能诵忆,遂博通众流百家之言”(《后汉书·王充传》)。所以能够在《论衡》中对先秦各家各派的思想旁征博引、批判吸收,并涉及农医、算术、天文等诸多方面的自然科学知识。

二是汉代进步思想家的影响。王充对批判今文经学弊端的杨雄、刘歆、桓谭评价很高,而受反对“谶纬”神学的桓谭影响最为直接。他推崇桓谭《新论》“论世间事,辩照然否,虚妄之言,伪饰之辞,莫不证定”(《超奇篇》)。其“火灭光消而烛在,人死精亡而形存”(《论死》)的形神论述,明显是吸收了桓谭“精神居形体,犹火之然烛矣”(《新辑本桓谭新论·启寤篇》)烛火形神的比喻。二者在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无神论思想上,以及方法论上存有承继关系。

三是汉代科技发展的影响。在哲学上,王充对当时自然科学成就的哲学概括和总结,表现出我国唯物主义哲学初步克服直观性,并和科学紧密结合的色彩。在天文学上,王充在天体理论上沿用了盖天说,他说:“天体也,与地无异”(《变虚》),“天,体,非气也”(《谈天》)。在医学上,王充人死无知不为鬼的无神论思想,“形须气而成,气须形而知。天下无独燃之火,世间安得有无体独知之精”(《论死篇》),正是在汉代医学科学发展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作者写作风格

《论衡》主旨明显,谈古论今,议论驰骋,援喻取譬,语言通俗,深入浅出,行文流畅,口语性较强,大量使用了选择问句、反复问句和设问句,经常采用类比的方式,用逻辑推理的方法,揭示深刻的道理,具有鲜明的时代性,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所以读者在阅读时要清楚作者的写作风格。

汉朝是经学时代,治经者注重师法,崇尚复古模拟,为文追求艰深古奥。对此,王充在《论衡》中突破儒家经学思想,提出一系列观点加以纠正。

一是经世致用。他说“文人之笔,劝善惩恶也”(《佚文》),又说“为世用者,百篇无害;不为世用者,一章无补。” (《自纪》)。

二是言简意赅。他说“言奸辞简,指趋妙远” ,又说“论贵是而不务华,事尚然而不高合” (《自纪》)” ,还说“情见于辞,意验于言”(《超奇》)。

三是文质相称。他说“外内表里,自相副称”,又说“文由胸中而出,心以文为表” (《超奇》) 。

四是不务深奥。他说“口则务在明言,笔在务在露文”,又说“夫笔著者,欲其易晓而难为,不贵难知而易造;口论务解分而可听,不务深迁而难睹”(《自纪》)。

[责任编辑:朱艳艳 刘玲玲(实习生) ]

经典 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