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红豆》:无处倾诉的凄凉悲伤,已成定局的爱情悲剧

2018年11月08日 16:49:18 来源: 安徽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宗璞的短篇小说《红豆》中的虹玫爱恋令人惊羡、动容。白雪纷纷,“虹玫”相遇,只一眼便倾心,怎料得“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耶稣慈悲,救苦救难,用一生来践行,怎奈何这笑容如此僵硬;琴声缕缕,耳的共鸣,只一首便心动,怎想得只是情深缘浅。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雪花漫飞,纯美却易消融

江玫初见齐虹时,是在一个下雪天,雪花安静地下着,使她感到新鲜。于此时遇见齐虹,一见钟情,这段爱恋如雪花般纯洁。然而雪花虽能温暖人心,却极易消融,且消融时冷得彻骨。所谓“无巧不成书”,作者将他们的相遇放置在这样一个特定的季节,特定的日子里,一定有特别的用意。一方面让读者感受到“虹玫”爱恋的浪漫、美好;另一方面,雪之白凸显爱之纯粹,雪之大凸显爱之深厚。前期,他们情投意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爱得深沉,爱得心无旁骛。渐渐地,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发觉两个人的分歧越来越多,吵架次数也愈加频繁,直到最后不得不分道扬镳。雪花是美好的事物,但也是生活中不易见到的,甚至在某些地区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追求者热切执着地付出,最终却如基督受难般悲伤。“雪花”住在清幽之地,出入雪中花园,散发高洁、优雅的的气息之后再消溶。正如“虹玫”之恋,起初像静静飘落的雪花,于无声无息中生根发芽,愈演愈烈,便如纷纷扬扬的大雪,畅快潇洒。后由于动力不足及自身的种种原因,雪花愈来愈少,他们之间的甜蜜也是愈来愈少,终于消失殆尽。红日升起,雪花离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雪花消溶的时候几乎吸走所有的热量,留给人的只有无尽的冰冷感,一如他们用光了所有的力气却还只是擦肩而过。雪花消溶,却否认不了存在过的痕迹;即便分手,也掩盖不了相爱的真相。从雪花的凝结、飘落、消溶过程中,便可以预测这一段爱恋的悲剧结局。

耶稣受难,伟大却也痛苦

耶稣是呕心沥血救人于水深火热中的救世主,为此,他宁愿被钉在十字架上活活烧死。他的无私奉献是毋庸置疑的,也令人感动,但这样的神人也是承受了最多苦难的人,他为了人类的利益选择牺牲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的那一刻,身体上的痛是钻心的。文中说“江玫睡在床上看见耶稣的像,总觉得他太累,因为他负荷着那么多人世间的痛苦”,江玫或许没有耶稣那样伟大,但却与之十分相似。她最好的朋友兼室友萧素被捕,她的父亲亦然,终受冤而死,她的身上肩负着家仇;她是一名革命者,代表着数不尽的受苦民众,身上有着重大的责任;加之齐虹有时暴躁又如孩子般的脾气,更加增添了这份爱的沉重感。象征“虹玫”爱情的红豆发夹被踩碎之后,被装在一只精致的盒子里,放在耶稣像的小洞里。他们的爱恋此时也如这红豆发夹一样,外表很精致,但其实内里早已满目疮痍。她希望不堪的一面被包起来、藏起来之后,就可以不再睹物思人,奈何这只是奢望。

三观难合,爱得深沉却也痛苦

大学时代,基本都已成年。恋爱不仅是一见钟情的心动那么简单,若要长久,更需三观的契合以及日久相伴的深情。二人的阶级立场不同,江玫生活的年代,阶级矛盾是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不可调和的,而两人的最大分歧便在于他们对社会的看法不同。江玫是一个单纯热情、热爱生活的大学生,同时也是一个全身心的革命者,齐虹是银行家的大少爷,脾气如孩子般变化多端。他对世界早已漠然、对革命亦丧失激情,所以他会阻止江玫参加革命。“江玫在齐虹光亮的眼睛里读到了热情,但在热情背后却有一些冰冷的东西使她发抖”。江玫与萧素在一起时可以放肆地笑,“这种笑,是齐虹极想要听而听不到的”;她和母亲、萧素在一起时有其乐融融的场景,“她想:这种生活和感情是齐虹永远不会懂的。她也没有一点告诉给他的欲望。”相爱的人总是相互信任、相互分享,爱情本该是十分纯粹的事情,此刻在江玫看来却并非如此,那更像是一种负担。两人的三观出现了分歧,因为知道不会被彼此认同,所以才没有想要分享的冲动与行动。这份爱太过于沉重。江玫齐虹生活的时代是阶级矛盾不可调和的时代,因此人生哲学、 政治立场的不同就注定了他们的爱情是一场悲剧。

亲朋反对,欲坚持却也无奈

一段爱情,一对有情人总是要得到家人与朋友的祝福才会圆满,才会走得长久。“虹玫”二人皆相信“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但她的好朋友萧素从一开始就是持反对态度的。“你和齐虹有一样的认知、一样的期望么?”面对犀利的提问,江玫感到奇怪,也变得严肃起来。在萧素眼中,江玫是“一个好女孩,虽然天地窄小,却纯洁善良”,可齐虹却则是“憎恨人”,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敌意,“他认为无论什么人彼此都互相利用。他有的是疯狂的占有的爱,事实上他爱的还是自己”。萧素对齐虹的这种评价并非无中生有,他们是同班同学,相处的时间比较多,了解得较为全面。还有一句话叫做“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齐虹在解放军排山倒海地压过来时,他选择飞到美国,终究还是没有陪在江玫的身边,可见这段爱情的分量还不够,不足以让他毅然决然抛下目前所拥有的富贵生活。此外,江母也不大喜欢齐虹,形容他是“忧愁地微笑着”,认为齐虹作为人还是少了些什么。她对齐虹的态度也一直是不冷不淡,打心底是不看好这一对的。因为“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家庭氛围、家庭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是在一个家族中代代沿袭下来的,即便周围的环境有变化也是不会轻易改变的。两个家庭如果有相近的生活习惯,对现实事物的看法相近,生活中才会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才会有共同的快乐。”而江玫与齐虹处于对立阶级的两个人,即便以后结婚也不会幸福,这一段爱情终将是一场悲剧。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曾经用力爱过,如漫天飘舞的雪花;勇敢追求过,像负载了超重的货物;尽力挽救过,似脱离了轨道的列车,最后的分散注定不能一别两宽。待雪花消融殆尽,这终将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千里孤魂,无处话凄凉”,悲剧是必然。

[责任编辑:朱艳艳 温广玥(实习生) ]

《红豆》 宗璞 爱情悲剧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