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简媜:一枚才情敏锐的英武女子

2018年11月08日 16:54:35 来源: 华中农业大学 作者: 字号:TT

简媜,籍贯台湾宜兰。她出生在冬山河畔的武罕村,宜兰地处兰阳平原。她是文字王国里的悍将。有着文人的风骨,不失家国之志,亦有女性的温柔与坚韧,更有红颜的体己与男儿的气魄。当一切平复归于常态,当谜底一一揭晓,当紧崩的神经终可松弛下来,她便敛起锋芒,收起欲展之翅,舒展地摆弄起一茶一盏,闲话家常,回归寻常女子。

1985年出版的《水问》算是简媜踏进文坛的第一本书,《水问》一书,始于《花诰》,终于《化音》,至此,这个空灵的女子也终于从一草一木的哲学噫叹,化蛹为蝶。

简媜有着林黛玉葬花的痴,可能与童年的经历有关,幼时生长的台湾农村的河边,缺少玩伴,庶几只能与山水草木等等为伍,所以对大自然的一切有着近乎贪婪的挚爱,出世入世,几番周折,灵气辗转为才华,本来寄情山水的小女子,似乎得道成精,一纸戳破了世事人情。

简媜讲过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邀请台北的一个挚友回家。可是“没有一条路名曰‘唯一的路’可以让你回‘家’,也没有一个人名曰‘唯一的人’可以随你回‘家’。的确,我已不再引领任何人走进我的内在世界,换言之,也不把人生的主要命题或主要归宿的寻求,托付在‘人’身上。这种有意的‘孤立’过程,使我更加一往情深地走创作的路。”

返乡归家的影射大概纠结着简媜的少年时期,十三岁父亲的骤逝,继而寄人篱下台北求学,同时开始了文字和情感的创作,那些早期的散文随之带来了信心和勇气,直至18岁考上台大哲学系,处于对文字的喜欢转学中文系,毕业之际,因缘际会参与了《金刚经》的白话翻译,对其后文学观人生观影响颇深。

看简媜的书,犹如赴一场风花雪月情深意切的约,纤尘不染的感觉,已不如少年人读简媜读的单纯。渐行渐远的疏离,在劳碌的人世间,于是想起《四月裂帛》,想起《以箭为翅》,想起《水问》,简媜说,活著,就要活到袒胸露背迎接万箭钻心,犹能举头对苍天一笑的境地。

年轻时喜欢空灵女人的文字,连带喜欢文字后面浅笑安详的女人,十几二十几岁的光景,像是路边倒退的金黄色的麦田,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汗津津地恍恍惚惚的黄粱一梦,不觉已是残口延喘的中年,才读出这文字隐隐的凛冽的孤寂,暮然警醒这感悟太奢侈太矫情了。

后来常常拿简媜与三毛相比,喜欢三毛大多有个彪悍的梦想,在三毛的率性面前,简媜就只剩下了少女情怀青葱无邪。当年席慕容的暗香浮动,三毛和席慕容都出生于1943年,阴阳两隔的算来都是七十多岁的老媪,近20年后,简媜才入世。

如果你也想认识这样一枚才情丰沛又不失英武的女子,不如去读一读。阅读不仅在于发现,还有共鸣。隔千山万水,有一知己为你掌灯静候,素简朴丽,无茶无水,有的是跋山涉水必得一见的相互懂得,这份懂得足以抚慰孤寂,抵御尘世霜寒。

[责任编辑:朱艳艳 贺霞霞(实习生) ]

简媜 文学 才情 台湾作家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