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馆长带你读红楼(67)小人物的爱情

2018年12月12日 15:32:57 来源: 聊城大学 作者: 字号:TT

小人物的爱情

爱情是《红楼梦》的重要主题之一,在整部作品中,曹雪芹除了对宝玉和黛玉的爱情悲剧进行了细致描写之外,还不惜笔墨地对小人物的爱情经历进行了刻画。其中,曹公在展示贾芸、小红“奋斗”过程的同时,也对他们的爱情发展过程也进行了详细描写。

贾芸第一次来拜见宝玉,同时也是小红第一次出场,两人在怡红院初次相见时,恰好宝玉不在,为贾芸、小红的交流提供了便利。贾芸在书房内等宝玉,正在烦闷,“贾芸往外瞧时,看是一个十六七岁的丫头,生的倒也细巧干净。”小红是来找宝玉的,“见了贾芸,便抽身躲了过去。”但当她了解到贾芸是“本家的爷们,便不似先前那等回避,下死眼把贾芸盯了两眼。”

从小红的“抽身躲”到“不似先前那等回避”,再到“下死眼盯了两眼”,可以看出,小红对男女间应该遵守的规矩是完全清楚并认真遵守的,但她作为一个丫鬟,又不像大家闺秀一样的扭捏和矫情(这也是凤姐看上小红的重要原因),所以,她敢于对贾芸“下死眼盯了两眼”。

而她奉劝贾芸“明日再来”的原因分析,对宝玉的小厮和丫鬟们一针见血的评价,都表现出小红较强的分析能力和自信,给了贾芸“这丫头说话简便俏丽”的美好印象,所以,贾芸直到离去时,还用“眼睛瞧那丫头”。

与贾芸的偶然相见,小红对贾芸的得体表现产生了良好印象,加上在当时社会礼教约束下,青年男女极少正面接触,更不要说进行语言交流,因而容易在好感之下“一见钟情”,所以,接下来小红竟梦见贾芸拾到了自己遗失的手帕子。

从此,小红陷入了深深的相思之中,致使她“无心梳洗”,打扫完房屋后“倚在游廊底下栏杆上”“在那里出神”。做事路过贾芸栽树的“工地”,也不断张望,看到“贾芸正坐在那山子石上。红玉待要过去,又不敢过去”,只得闷闷地回来。

宝玉的生病,给贾芸、小红的进一步接触创造了机会。“宝玉病的时节,贾芸带着家下小厮坐更看守,昼夜在这里,那红玉同众丫鬟也在这里守着宝玉,彼此相见多日,都渐渐混熟了。那红玉见贾芸手里拿的手帕子,倒像是自己从前掉的,待要问他,又不好问的。”

但小红是一个具有远见和敢于把握自己命运的人。她周围的很多丫鬟都梦想将自己的一生与贾府拴在一起,而小红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想法,她在和小丫头佳蕙谈到其他丫鬟时,就明确表示:“俗语说的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各人干各人的去了。”这更坚定了小红找一个可靠之人托付终身,寻找幸福生活的决心。

所以,当宝玉吩咐下人领贾芸书房相见时,小红颇费心机地打听贾芸由谁带领,并且特意设计自己“刚走至蜂腰桥门前,只见那边坠儿引着贾芸来了。”

爱情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这样来临。此时此刻,对小红颇有好感的贾芸“一面走,一面拿眼把红玉一溜”,“那红玉只装着和坠儿说话,也把眼去一溜贾芸:四目恰相对时,红玉不觉脸红了,一扭身往蘅芜苑去了。”这可以碰撞出火花的,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四目相对”,向对方发出了明确的“爱”的信号。

贾芸拜见过宝玉后,仍由坠儿领贾芸走出怡红院,“贾芸见四顾无人,便把脚慢慢停着些走,口里一长一短和坠儿说话”,在此过程中,贾芸进一步打听小红的情况,得知自己拾到帕子,正是小红的,“心内不胜喜幸”,“心中早得了主意,便向袖内将自己的一块取了出来”。

这样,贾芸就将“自己的一块”手帕,由坠儿转交给了小红,成为自己的爱情的信物。不但如此,贾芸还设计让坠儿向小红索要“谢礼”,小红也趁机“拿我这个给他,算谢他的。”由坠儿向贾芸转交了自己的信物。

糊里糊涂的坠儿,就这样两边穿梭做了贾芸和小红爱情的“信使”。这对贾府里小人物的爱情,从此在各自的心中开始明朗起来。这恐怕算得上书中所有爱情描写中,唯一一个闪耀着喜剧光辉的爱情经历了。

由于贾芸、小红的爱情缺少“媒妁之言”,使得有些红评人对他们的爱情有些微词,宝钗也评价小红的行为是“奸淫狗盗”。但从许多评价和对原作推论中可知,贾芸豪爽义气,且心地善良,对落魄后的贾宝玉有“仗义探庵”行为;小红忠诚而有义、光明而无畏,后嫁给了贾芸,并去狱神庙“慰宝玉”。

至于续书中把贾芸说成品格低下,心术不正,良心丧尽的“奸兄”,是续书者没有领会曹雪芹的真实写作意图所致。

[责任编辑:杨虹, 贺霞霞(实习生) ]

《红楼梦》 小人物 爱情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