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馆长带你读红楼(71)情深还有情深人

2019年01月11日 11:18:36 来源: 聊城大学 作者: 字号:TT

要说情深,大观园中莫过于宝玉与黛玉之间了。宝玉挨烫的当天,宝玉先是去舅舅王子腾家祝寿,“林黛玉见宝玉出了一天门,就觉闷闷的,没个可说话的人。” 到晚上时,黛玉已“打发人来问了两三遍回来不曾”。可见二人虽不像幼时的形影不离,但也是分开时间稍长即生望穿秋水之苦。

 

得知宝玉被烫,“林黛玉便赶着来瞧”,一个“赶”字,可见黛玉心情之焦急,步履之急促。当她赶到时,“只见宝玉正拿镜子照呢,左边脸上满满的敷了一脸的药。林黛玉只当烫的十分利害,忙上来问怎么烫了,要瞧瞧。宝玉见他来了,忙把脸遮着,摇手叫他出去,不肯叫他看。──知道他的癖性喜洁,见不得这些东西。”

宝玉遮住脸,“不肯叫他看”,并非是保护自己的形象,而是知道黛玉“癖性喜洁”,见不得满脸水泡和一脸黄乎乎或黑乎乎的药膏,他不想让黛玉看到后感觉不舒服,其体贴和呵护之情可见一斑。而“林黛玉自己也知道自己也有这件癖性”。但此时,黛玉“知道宝玉的心内怕他嫌脏,因笑道:‘我瞧瞧烫了那里了,有什么遮着藏着的。’一面说,一面就凑上来,强搬着脖子瞧了一瞧,问他疼的怎么样。” 喜恶一旦到了成“癖”的地步,则成为一种根深蒂固的习性,不是一般由情感所能控制了的。但黛玉虽也知道自己有可能难以忍受烫泡和药膏之“脏”,却顾不得这一切,反而“笑着”“凑上来”,并“强搬着”宝玉的脖子瞧,丝毫没有表现出犹豫,更没有一点儿厌恶情绪。她之所以“笑着”,是因为她深深知道宝玉对她的关爱,因此,以“笑”来缓解宝玉的担忧。如果说“笑着”是黛玉故意让宝玉放下心来,那么,“凑上来”“强搬着”则绝不是能够表演得出来的。可见黛玉对宝玉的疼爱和体贴。 

之后,黛玉“问他疼的怎么样”,宝玉则轻描淡写地说:“也不很疼,养一两日就好了。”“林黛玉坐了一回,闷闷的回房去了。”宝玉的“不很疼”肯定是假的,黛玉的心情“闷闷”的肯定是真的。这一假一真,无不反映出宝黛二人的心有灵犀,表现出双方都全力为对方着想的深爱。这几个动作,几句话语,二人的曲折心路,胜过了多少海誓山盟!

但对宝玉情深意切者并非黛玉一人。宝玉烫伤痊愈不久,薛蟠假借贾政之名骗宝玉出来聚会,吃了几样薛蟠舍不得吃的稀罕东西,醉醺醺的回来。宝玉前脚刚回到怡红院,宝钗后脚就跟到了。

宝钗先是笑说宝玉吃了他们家“新鲜东西”,又说:“昨儿哥哥倒特特的请我吃,我不吃,叫他留着请人送人罢。我知道我的命小福薄,不配吃那个。”虽是几句玩笑话,但也话中有话,似乎在说,薛家的东西只有宝玉才配吃。

宝钗到怡红院来看宝玉,并非稀罕事,这从宝玉的丫鬟晴雯的抱怨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因为晴雯和碧痕拌了嘴,晴雯正没好气,“忽见宝钗来了,那晴雯正把气移在宝钗身上,正在院内抱怨说:‘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叫我们三更半夜不得睡觉!’”从晴雯对宝钗的牢骚中,可以看出,并非黛玉经常来见宝玉,宝钗也是“有事没事跑了来坐着”,并且“三更半夜”还不离开。 

关于宝钗对宝玉有无真感情的问题,历来有不同说法。我以为,宝钗正处青春年少,也知道母亲所说的“金玉良姻”的话题,因此,她对宝玉应该是特别的关注,并满怀着青春少女对婚姻和爱情的期待与向往,在她与宝玉的接触和交往中,应该是对宝玉充满真感情,只不过在那个男女婚姻必须遵从“父母之言,媒妁之命”的时代,这种情感被恪守封建礼教的宝钗紧紧地压抑在内心深处,不如黛玉对宝玉表现得那样明显而已。这次她在晚饭后随宝玉的脚步而来,自然是为了有一个单独与宝玉相处的机会。宝钗对宝玉的情有独钟也就显而易见了。

[责任编辑:杨虹 ]

红楼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