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南山有墓碑

2019年01月11日 13:55:49 来源: 三明学院 作者: 字号:TT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

说实话,我有点羡慕费克里。

人近中年,在一座与世隔绝的小岛上,一家小岛书店。刚开始命运似乎从未眷顾过他,爱妻离世,书店危机,之前能够聊得来的推销员也过世了,就连店内最值钱的帖木儿也遭窃。他的人生陷入僵局,他的内心沦为一座孤岛。之后呢,玛雅来了,孤岛不再是孤岛。之后呢,艾米来了,书店变成了一个家。之后呢,伊斯梅和兰比亚斯在一起,让费克里有更多的时间弥留在世上。最后年轻的推销员叩开小岛书店的大门,兰比亚斯,亦或者是又一个费克里,一个沙哑但并不友好的声音说:“欢迎光临。”小岛上的几个生命紧紧相依,相继走出了人生的困境,而所有对书和生活的热爱都周而复始。

听着《南山南》,想着马頔的孤岛。“孤岛”是一个意象,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相当于孤岛,在不同社会、不同的海洋里,陆地和恋爱的孤岛去相逢、分离,相逢、分离,体现了每个人不同的东西 。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这么说难免有些悲观,但这也正是我羡慕费克里的原因。爱与被爱的能力,付出与接受的意愿,能拯救陷于生活孤独绝境中的人们。费克里是幸运的,他遇见了玛雅,艾米,有好朋友兰比亚斯,有一个好妻姐,还有他的书店。因为他们,费克里从过去的悲伤中一步一步走出来,接受爱和去爱。我想,当玛雅第一次叫费克里爸爸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去爱了。

我沉浸在我的孤岛,用书本窥探每个人的世界,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我读《浮生六记》第一卷,时常因沈复与爱妻的闺房乐事莞尔,虽然在开篇便已经知道结局,但这样的故事便更加美好。我读《故事工坊》——一部写故事的工具书,知道了写故事的套路和方法,虽然早已经知道故事的结局,但还是会沉浸其中。我坐在我的孤岛上,看着岛外来来去去的景象,用笔写下每个人的孤岛。

每个人并不完全是长篇小说,也并不完全是短篇小说,到了最后,我们是作品全集。我们会到某一个的手上,深入某一个人的内心,

与某一个人的生活交织在一起。这样,我们死后便不再是孤岛。

[责任编辑:杨虹 ]

相关阅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快速登录

全部评论0条)

精品阅读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