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红楼梦》 绝世而独立何必误人心

2019年03月20日 13:42:13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以现代言情偶像剧的观点读《红楼梦》,大多数人是真真少不得对宝钗的指摘,而在某些改编影视剧的推波助澜之下,宝黛钗三人更是扭曲至狗血三角恋的偶像剧必备桥段。这样错误的信息听多了见多了,必使心生怨怼,稍好些的也定会说句宝钗过于圆滑不若黛玉清淡出尘。然,若真细读原著,我今日倒要细细分辨一番。

薛宝钗

首先,如广大网友所言,宝钗确实有心机。但即便是在那个年代,又是大家闺秀的小姐身份,傻白甜的人设真的那么讨喜吗?有心机不代表居心叵测,只是一种保护自己防御不必要麻烦的工具。我们看黛玉进府时尚且是步步留心,时时在意,深恐说错一句话,多走一步路被人耻笑了去。而宝钗毕竟是寄居贾府,多留三分心眼怎反倒落人口实?最令人诟病的想必是金蝉脱壳,好一出嫁祸林姑娘洗清自己的好戏!旁人若说宝钗的不是,这一段可谓是重中之重,经典中的经典,再逃不开去的了。可各位看官,这一段的文字虽说不上草蛇灰线伏脉千里,也颇耐人寻味,若不细细品读难免对宝钗心生误解。一来,事发紧急,两个小丫头转眼间便要推开门窗只怕被人听见了,躲是躲不及,瞧见了不免一阵尴尬,少不得以旁人之名搪塞一番;二来,宝钗刚好从潇湘馆处过来,不过顺口一提;再者,黛玉何等身份,两个丫头心中所想对她并不会有什么实际利益冲突实在不必过分纠结。还有,莫忘了这一回可是“滴翠亭杨妃戏彩蝶,埋香冢飞燕泣残红”,独自一人的宝钗难得丢开平日的稳重,来来往往,穿花度柳,以扇扑蝶,展现那份恣意的小女儿情态,曹公自然不会对如此美好的女孩子进行暗讽,这又不是宅斗大戏,难不成还要先扬后抑,凸显人物性格的巨大反差吗?宝钗说到底不过一个闺阁中的女孩子,行事得体,大方稳重,怎会被扭曲成城府颇深、用尽心机?  

再谈众位网友喜闻乐见的宝黛钗“三角恋”。宝钗是否对宝玉有感情?这一问题争议多年,众说纷纭,暂且存疑。但依我之见,即便先前宝钗对宝玉动过感情,也随着那日绛芸轩内,宝玉的一声“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而彻底地烟消云散了。聪慧如宝钗,自是早已察觉宝黛二人的心思,所以,她不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她可不是封建礼教的卫道士,她亦有自己的原则与风骨,任是无情也动人,何曾想过要与黛玉争些什么。若以恶意而揣测,作诛心之论,反倒误了“千红一哭,万艳同悲”的本意。可以说现在的电视剧荼毒了众多花季少女。爱情不是生命的全部,钗黛皆是如此。故我实在不敢苟同“调包记”,也许87版奉旨成婚的结局还能稍稍宽慰我心。  

她是山中高士晶莹雪,亦要珍重芳姿昼掩门。住得是雪洞般的屋子,素日又不爱那花儿朵儿的。是太超脱?太无情?反不如说她是太压抑。固然宝钗服用的是冷香丸,可却是为了压制从娘胎里带来的热毒。以冷制热,以无情制有情,恍若冷水浇进沸腾的锅。第三十六回中曾提到宝钗见袭人的“好鲜亮活计”实在可爱,竟也忍不住拿起针来,替她代刺。乍一看,这似乎并不符合宝钗的性格,但换个角度,这是否也是她天性外露的一面。此时除一个熟睡的宝玉再无旁人,不用辛苦端着大家闺秀的姿态,平日或许是压抑太过才导致世人皆道冷若冰雪。  

其实仔细想想她为何对黛玉“同病相怜”之语,不仅仅是安慰。四大家族之中,薛家也的的确确走向了衰落。父亲的早逝无疑在物质与精神上给了年幼的宝钗不小的打击,而薛蟠不过纨绔子弟不大中用的。故宝钗对于感情或许也是有缺失的,这种缺失无疑形成一种堡垒,与他人拉开距离。越是喜欢,越想着逃离;越是珍视,越要将它说得毫无价值。放到现实生活中,我们亦是如此。越缺少什么,越要显得不在意,告诫自己即便没有我们依然可以活得很好。果然如此,便造就了“不干己事不张口,一问摇头三不知”的个性。懂得保护自已,却不是要挖空心思算计别人。后来钗黛交心,也可看出宝钗内心有情,对黛玉也是真的关心,互剖金兰语也使得前文的“三角恋”不攻自破。若执着伪善功利之说,似乎太看轻了黛玉的识人之明。  

可叹停机德,堪怜咏絮才。玉带林中挂,金簪雪里埋。与黛玉并列为金陵十二钗之首的女孩子,可怜今日竟遭到小人的无端怨怼。人各有所好,即便不喜其为人处事之道,也没有什么立场指责一二。若凭借自己的脑补能力加上某改编影视剧的误导而对其产生误解,我才真应说句原应叹息。  

[责任编辑:杨虹, 余刚琴(实习生) ]

红楼梦 人心 独立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