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撒哈拉的故事》: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2019年03月25日 15:06:00 来源: 山东理工大学 作者: 字号:TT

是怎样的怎样的情怀,三毛写下这书。亦不知自己是怎样的心情读着这书.

直白得如书名所说,《撒哈拉的故事》是一系列以沙漠为背景的故事。独特的异域情调,绚丽灿烂又灰白残忍,这样的撒哈拉,美丽得让人心疼。

因为一本地理杂志的吸引,用三毛的话来说,她是受到召唤了,冥冥之中,她仿佛就该去撒哈拉。于是,1973年,她没有禁住撒哈拉的诱惑,与深爱着她的荷西来到这片世界上最大的沙漠结婚。这一年,她30岁。

《撒哈拉》是浪漫的,三毛与荷西的有趣小生活,把粉丝当做雨来吃,简简单单的婚礼、去海边打鱼、白手起家建立他们沙漠上最美丽的房子。第一章《沙漠中的饭店》,这饭店就是她和荷西在沙漠的家,而大厨就是三毛。在这个“饭店”里三毛每天为下班的荷西做饭,并时常邀请荷西的同事到“饭店”吃中国菜。憨厚的荷西每每遭到了三毛的“骗”,误把粉丝认作"雨"、尼龙绳、鲨鱼翅,把猪肉干当作中药喉片,把紫菜当做复写纸,把黄瓜当作竹笋片。小夫妻俩的对话妙趣横生,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情趣,荷西的憨厚老实,三毛的狡猾幽默,都让人忍俊不禁,同时也深深体会到三毛爱情的幸福快乐。第二章《结婚记》,荷西与三毛的婚礼,“我伸头去看荷西,他穿了一件深蓝衬衫,大胡子也修剪了一下。好,我也穿蓝色。”一种悠然自得的感觉,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是三毛的风格。

《撒哈拉》是美丽的。居住在那里的可爱的人啊。让人有些无奈的沙哈拉邻居、善良聪明却麻木的哑奴、还有勇敢美丽的沙伊达。三毛住在小镇阿雍,她的邻居大部分是沙哈拉威人,外表邋遢,不清洁的衣着和气味,使人产生一种错觉,但他们都收入安稳且可观。可与沙漠财主做邻居的三毛却成了邻居们的百宝箱,拖把、灯泡、洋葱、棉花、汽油、电线、吹风机,邻居家的小孩妇女们似乎天天都缺点东西。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有一次好几个女人来找三毛拿红药水,却不说谁受伤了,几小时后听到鼓声而出门的三毛看到公用天台上,所有的女人都用红药水涂满了脸和手,正扭来扭去的跳舞唱歌,这也算是红药水的奇特功效了。但这些撒哈拉威人也是非常骄傲的,“当然,驼骆没有冰进来,但是拉布母亲的脸绷了快一个月。她只对我说过一句话:‘你拒绝我,伤害了我的骄傲。’每一个沙哈拉威人都是很骄傲的,我不敢常常伤害他们,也不敢不出借东西。”这里是因为三毛拒绝了拉布母亲冰一只比冰箱大得多的正流着血的骆驼的要求。三毛在《芳邻》的结尾这样写到“感谢这些邻居,我沙漠的日子被她们弄得五光十色,再也不知寂寞的滋味了。”像是未经过多打磨的山上石,不似河道石细腻圆润,沙漠里的撒哈拉威人粗糙尖锐,却原始而难得,让粗犷如此的沙漠也有些笨拙的可爱。

《撒哈拉》是残忍的。令人窒息的的荒凉气和那些令人心悸的习俗。大沙漠是变化无常的,有时三毛出个门也惹一身沙尘,夏季热得像岩浆包裹,有时十分罕见的突然来一场大雨,倒把人吓一跳,“荷西跳起来,打开门冲到雨里去,邻居都醒了,大家都跑出来看雨,口里叫着:'神水!神水!’我因为这种沙漠里的异象,吓得心里冰冷,那么久没有看见雨,我怕得缩在门内,不敢出去。”。自然气候已经如此让人“惊喜”不断了,而一些习俗更令人惊骇。女子十岁上下便到了成婚的年纪,细想十岁那年,这地球其他地方的女孩们,许是正背着书包摇晃在回家的路上,亦或许正为如何买到心爱的娃娃而烦恼着,同样年纪的撒哈拉威的女孩已经把自己当女人来规范了。而纯白浪漫的婚礼在沙漠里只能是烈日下脆弱的泡沫,难觅踪影,这里的婚礼是厚重的暗色,野蛮残忍,“等到阿布弟拿着一块染着血迹的白布走出房来时,他的朋友们就开始呼叫起来,声音里形容不出的暧昧。在他们的观念里,结婚初夜只是公然用暴力去夺取一个小女孩的贞操而已。我对婚礼这样的结束觉得失望而可笑,我站起来没有向任何人告别就大步走出去。”这样的撒哈拉灰白残忍得让人落泪。

读《撒哈拉的故事》,仿佛是在与三毛进行一次心灵对话,好似在听朋友讲述动人的故事、深刻的感悟、时而无羁的快乐,令人如入其境。她的语言自然、清新、朴素,娓娓道来。在书中无时不能感受到她的正气率真又自由随性。

如她所说“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半风中飘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这样的三毛仿佛最适合这样的撒哈拉。

[责任编辑:杨虹, 乔庆娇(实习生) ]

书评 三毛 《撒哈拉的故事》 生活 爱情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