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左家君:我将等一场列车到站的奏鸣

2019年04月11日 08:47:30 来源: 中南大学 作者: 字号:TT

两地书

作者:左家君诗社成员

(原石)

当白银轻轻落入我们的身体

你就从一种很深很深的寂静中显现了出来

(棠棣)

当铁轨流经沙砾的河流,你与所有的末班列车

都看见了哐当作响的痒

月亮和雪一样纯净,长夜在呼啸中噤了声

(热寂)

你不明白,这是一个空空旷旷的车站

修建在一封又一封马不停蹄的信里

噤声的月

最终换作执着的杳无音讯

(柏舟)

夜晚沉默地封缄了我疲乏的双眼

但透过你不平整的眉上

我仍窥见了正在走向瓦解的冰块

趁天色未亮,我将等一场列车到站的奏鸣

(章孔)

窗外是一团稠密的黑,这片戈壁滩

将叛乡的人一轮一轮收割

如果时间也沿着黄河水倒溯,你将不能承受

每一夜沉默积攒下的白银

“过了嘉峪关,

未来就是一场漫长漫长的失语”

关于作者

原石:原名黄雨陶,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6级学生,左家君诗社成员,曾获第二届“求是杯”国际诗歌创作与翻译大赛二等奖,四月诗会-首届中国大学生诗歌节一等奖等大小奖项。作品见《湖南文学》、《中国诗歌》等刊物。

棠棣:原名汉雨棣,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6级学生,左家君诗社成员,驻马店市作家协会、诗歌协会会员。作品见《湖南文学》、《潇湘晨报》等刊物。

热寂:原名卢劲锴,山东青岛人,中南大学地球科学与信息物理学院地质工程专业15级本科生,左家君诗社成员。

柏舟:原名何欢,贵州遵义人,中南大学自动化学院2016级学生,左家君诗社成员。

章孔:男,中南大学机电工程学院16级本科生,左家君诗社成员。

猴子:男,左家君诗社成员。

柏安:中南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2018级文化产业学研究生。

这首《两地书》的完成有些让我出乎意料,能够看到这首诗是由左家君诗社的五位社员共同完成的,这是我们突发奇想做的一个诗歌接龙的模式,我个人曾经对这样的一个接龙担忧过,但是这一次的尝试,效果让我十分惊喜。

我惊讶于五人合作的诗歌,十分流畅并且结构完整,毫无各自分裂的感觉,又喜悦于左家君诗社的成员的诗歌才华,撇下奉承的话不多说了。

两地书似乎叙述了一场静静的别离,两地、铁轨、车站、黄河水,这些词句强烈地在告诉你,我们此刻正在分别向两地远行,而你就在一节驶向北方的列车上离南而去,整首诗就围绕着这个场景展开。令人兴奋的是,五人之间除了传递诗歌,并无其他的交流,但是却能够了解各自的写作意图,各自都自觉就沿着一条铁轨书写这两端的离愁。这对于写作者来说应该是最幸福的事情了,五人既是写作者又是各自的读者,理解对方同时也被对方理解,如此伟大的共情!

我也是一个借助火车常往返于学校与家两地的人,离家时的分别和奔波的劳累难免让人伤感,我也时常在极速飞驰的列车上望着窗外倒退的景物,顿生一种巨大的失落感,并且还感到十分劳累,一直压抑在一种无力反抗的平静之下。

我们并未过分难过,似乎也并不悲伤,而我们缄默像一块石头,像是无奈地接受了这样的生活。

“以后会变好的,我会有更多的时间留在家里,留在父母身边……”

你突然莞尔,像是在庆幸自己年轻,像是在庆幸这并不是最后一次别离。可你并不知道,你们每一次的别离就是又多了一次别离,时间就如逝水流在铁轨上,哐哧哐哧的声声往前,从不回头。你一天一天的长大,在每次出行的火车上更加懂得珍惜,安慰自己以后会变好的,而父母也一天天的衰老、体弱,更加知道体贴你,知道团圆的不容易。

这样的情景对于刚进入学校的我们是多么的熟悉,而现在,我即将毕业,即将要走出校园,这里成为了我的第二故乡,我可以想象,我毕业了之后,可能极少有机会能够回来看看这培养我的地方。

如果时间也沿着黄河水倒溯,你将不能承受

每一夜沉默积攒下的白银

“过了嘉峪关,

未来就是一场漫长漫长的失语”

那么,让时光再慢些吧。

文/猴子

[责任编辑:杨虹, 余刚琴(实习生) ]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精品阅读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