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一纸红楼,千年荟萃

2019年04月11日 09:21:27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 作者: 字号:TT

一纸红楼,千古沉醉;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这便是红楼,似梦非梦。

德国的恩斯特·柯德士说:“当秋风乍起,扫过屋外墙角边的落叶,那沙沙的哨声就像来自远方的大森林。一轮圆月在淡定柔和的天空上,圆圆的晕圈环绕着月亮,淡化了,模糊了它原有的轮廓。”红楼,以及红楼里的大观园,就像这沙沙的哨声,圆圆的晕圈,在时间的演进和历史的推移中,也褪却了它原本繁华的光景,变得凄凉、错落、衰颓,原本清晰的、明亮的,到最后也终究变得模糊。这便所谓“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泡,古今一梦尽荒唐。”

置身于红楼之中,恍若一场梦若隐若现。庞大的家族体系,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严谨、忠厚于封建规则的贾政,泼辣狠毒又有能力的凤姐,命运多舛的史湘云,令人叹息其命运的四春……其中为主线的,便是绛珠仙草和神瑛侍者的前世之缘造就了林黛玉和贾宝玉纯澈而凄美的爱情,林宝初见时,便有好生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也为后来的情感波折埋下了伏笔。贾宝玉放荡不羁的性格与他所处的封建时代格格不入,他的叛逆、洒脱、桀骜的行事作风在大观园的视角下展露无遗,奈何一枝独秀,最终还是敌不过时代的大漩涡,半路出家,落得个贾府凄凄惨惨,分崩离析,但他却也得到了尘世的超脱,至少给他的命运给我的感觉就是说喜不喜,说悲不悲。

也许,红楼里最令人心疼的角色就是林黛玉了,那首葬花吟也不知泪目了多少情感细腻的人。“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花谢花开本就是自然的常态,而在黛玉的眼中,任何的东西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一朵小小的落花,却能引发黛玉如此伤怀的诗吟。在原著中,黛玉作为一个远房寄住在贾府,而贾府支系众多,纷繁庞杂,黛玉的每一句言辞的出口都是小心翼翼,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能引发黛玉无限伤怀的遐想。潇湘馆,雨飘零,花残自凋落,流水载花,蓊蓊郁郁的翠竹随风摇曳,无魂之物也因此变得有魂而生动,令人垂怜痛惜。她对宝玉的一厢痴情也是干净的令人窒息,纯粹的喜欢,不夹点物质,她的爱如春风化雨,温和细润缺乏一丝坚韧,最终在宝玉大婚当日气竭而亡,其情节描写之透彻催泪,也是令我泪满珠行,内心凄切。无可厚非的,我同情于黛玉的悲惨命运,但对于那个时代的生存社会规则却无能为力,因为我读的是故事,而故事则是架构于当时封建的社会现实当中。  

许多人也许都觉得薛宝钗心机深,够城府,是插入宝玉和黛玉之间的第三者。我却认为,生存于那个时代,男婚女嫁都是父母之言、媒妁之命,强大的社会规则迫使着许多人做自己不愿做的事,违背了规则便只有被淘汰。薛宝钗是红楼里相对保守的人物,她知书达理,得体大方,贤惠聪颖,她努力克制自己的情感来满足封建时代的需求,懂得何时进何时退,与其说这是一种圆滑,不如说是一种适应,一种坚强,一种隐忍。从她身上所提炼的精神品质,也恰恰是我们这个社会所需要的。

“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这是自然界的一个存在规则,太古代、元古代、古生代、中生代、新生代,从动物诞生之日起便一直存在着,直到被达尔文提出后才显得更加清晰。曹雪芹笔下的红楼人物,各各有特点,从她们的个性以及人生历史的演变轨迹,使我更坚信社会生存的规则这个道理。

红楼,一本故事,一个个人生,演绎的是一个个悲情的故事,深邃而玄秘。它作为历史的经典,冲破了时间的洪流,活生生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或喜、或悲、或抑郁、或沉痛。但我们所读,并不仅仅只是沉醉于故事本身,故事所呈现的,也是现实的一部分,最终要回到的,还是现实。

[责任编辑:杨虹 ]

红楼梦 现实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