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小食单 | 雨夜里,谁曾入梦来?

2019年04月30日 18:04:06 来源: 中南大学(中南小团子) 作者: 字号:TT

春困梦杂

点滴生活串成瑰丽幻境

是天马行空,也是日有所思

庄周梦蝶?或是蝶梦庄周?

对梦的探求总是一条奇特而梦幻的路

不知名的风景

会在梦中的何方?

/// 长评 ///

《审判》

作者:弗兰兹·卡夫卡

“就算再怎么逃,也有梦境的审判。”

提到与梦有关的书就不得不说卡夫卡。卡夫卡本人就说过:“(我的写作)就是随手记下自己的噩梦。”我们常说一个作家应该贴近生活,那卡夫卡走的就是一个极端:他贴近的是梦。后人总说卡夫卡的作品很荒谬,我觉得从他这里出发,不但不荒诞,他还是在写实呢。

现实生活是欧几里得空间,三个维度垂直;梦的话没有物理,没有数学,甚至也没有逻辑。《城堡》就发生在这样一个世界里。故事简单得紧,一句话就能说完:主人公K被法院传唤,起诉,他为自己辩解但是没用。法院放了他,第二天继续传唤、起诉。无论他用什么办法,每天都是如此。最后,他被审判,被在采石场执死刑。

卡夫卡的创作线是现实——梦境——小说,这个创作线的来源根本来看不离真实的世界。我们热衷于梦的一个缘由:无论它看起来多么不可思议,它总是现实的、自我的折射。反过来看,卡夫卡最后的文本和现实距离是有多远了?这是最大的隐喻,这个隐喻写出来当然一文不值。我们的生活像是梦境一样,只不过,梦是可以醒来的。

卡夫卡,与其说他荒谬,不如说他普通,他甚至还要懦弱一些。每天早上,他换上西装打好领带,混迹在人群之中——我们这些人,上班、上学、上菜市场,一整天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就是不和自己打交道。我们活在茧里面,白天是这个样子。到了梦里,我们终于要遇见赤裸的自我,赤裸的真相。我们再怎么逃,在梦里也不得不面对。这是审判,但也是赦免。

/// 短评 ///

《变身》

作者:东野圭吾

通俗一点来说,每个人心中都住着一个恶魔和天使。

书中主角成濑纯一原本善良淳厚,却因一次意外进行了换脑手术,从此逐渐被脑的原有主人的精神所支配,变得疯狂暴躁,甚至有了杀人欲望。一个找不到自己、无法控制灵魂之人内心的惶恐和凄凉,令人心碎。但是,即使最后被逼到无路可走,自己心灵最深处的那一抹良知还是会挽救自己,便如纯一一样。

为了变回原来的自己,即使面对死亡,仍然无惧无悔,这应当是每个人都拥有的品质。

此书不同于东野圭吾以往的作品,没有犯案手法,没有推理论证,以追求美好善良的愿望贯穿全书,给人以无限希望。

一场如梦一般的变身,是挣扎,亦是坚守。

《荣格自传》

荣格

“我的一生是一个潜意识充分发挥的故事……这种罕有旅程的诚挚传记,记录他终生无止尽的困惑、疑沮与不快乐,完成了一本深具思想史意义的独特自传。生命就像以根茎来延续生命的植物,真正的生命是看不见、深藏于根茎的;露出地面的部分生命,只能延续一个夏季,然后凋谢。然而,我从未失去的是埋藏于内心深处的潜意识,它持续地在永恒的流动中生存;我的梦境、各种幻觉犹如火红的岩浆,于是,我欲加工的生命在其中被赋予了形状。”

在与弗洛伊德分道扬镳后,他选择了自己的道路,同作为地球上热衷于研究“梦”的人类,他们的著作似乎也一样晦涩难懂,但如果你能够在磕磕绊绊中坚持下去,一定会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

《笼中男孩》

作者:桃丽·海顿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这世上的人在数百年的潮流涌动中被很好的分类,有人行走在宽阔的大道上,有人躲在泥泞的角落里,我们甚至都不能说这是错误的,因为这是亘古不变的事实。

笼中男孩,这不是一个故事,这是现实的一次次再现。这样的凯文,这样的禁锢着他的桌椅在生活中是如鬼魅般跟随你我的。我们有时可以窥见一二,但更多时候,我们却如同住在了美梦里,忽视了那些让人不安拘束的笼,只看见了眼前的“美好”。

牢笼并不总是坚固的,每一个笼子都有被打破的可能,每一个被困者也有被营救的机会,区别在于,我们能不能看见这个牢笼,并积蓄起足够的力量。

序中写道:“致凯文——教会我诊视身为人的特权。”

生命的张力,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勇于冲破美梦的人,终能真正“成人”。

//////////

你看,当我们在谈论梦时,我们不仅仅是在谈论梦,我们在谈论虚无与真实,在谈论恐惧与向往,在谈论到达不了的彼岸,在谈论一个快要逃离现实的新世界。“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梦为何样?终有一醒罢了。快从打盹的课上清醒过来,去触碰真实的生活吧。

[责任编辑:杨虹, 余刚琴(实习生) ]

中南大学 书籍食单 陶冶情操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精品阅读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