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一路狂野与浪漫

2019年04月30日 18:03:19 来源: 聊城大学 作者: 字号:TT

小时候看三毛的文集,从《稻草人手记》到《撒哈拉的故事》,好似她用了大半生的光阴穿行于世界上各个角落。

最终落根于留存了上一世乡情的撒哈拉沙漠,在听不见狂吹的风沙里一笔一笔叙写那些古老的故事;于古楼兰圣女般的月牙泉旁一夜一夜听着驼铃声声。

一群人熙攘在这个绿色的大物里,等着汽笛长鸣驶出这座曾落脚过的城市。

卸下双肩包放在硬座上的货架里,安静的坐下,闭上眼睛听邻座的人小声低语生活中的琐事,叽叽喳喳如麻雀觅食,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安心平常。

皎月高挂,清光遍洒,绿皮大物驶出熟悉的停靠站,载着一整车的灵魂奔向某个未知地或回归故里。

于是,就在这车轮摩擦铁轨的隆隆声响与旅人的絮语中,沉沉睡去。

01

听闻碧海尽柔情

天上碧芙蓉,谁掷东海滨,好似今生不看一次海在过奈何桥时便会留有满心的遗憾。

朗脆的浪涛声把我唤醒的时候,已是第二日的清晨。脱下鞋袜,将双脚揉进绵沙里,看海水满盈,浪花儿像顽皮的孩子跳跃不定。

光顾这里的阳光很柔暖,像给海面铺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绿缎。

细软的沙滩亮莹莹一层金光,上面觅食的小鸟神情淡定而心无旁骛。

天空还是一片浅蓝,屹立在岸边的沙滩上,向远处望去,只看见白茫茫的一片.海水和天空合为一体,都分不清是水或天。

雾锁山头山锁雾,天连水尾水连天,这里,应该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了吧。

02

山里清梦又绵长

小学时读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脑海里好似就能想象出那座云雾缭绕的南山,手边仿佛就是开的热烈的秋菊。

或许是那个时候,悄悄许下了要去看一次山的清梦。

琼露煮茗的扑鼻香把我惊醒,恍然间,原来已是到了山中。

浅黄或绛紫色的山,柞树的叶子火一样红,素馨花雪一样白,野艾的瓦灰,菅草的姣绿,野菊花的藕荷色,摇曳于清凉的晨风中,温婉翩然。

我把背包放在竹屋中,着一身素衣,执一根木棍,一步一步往山顶攀登,身后是一深一浅的脚印,头顶是一簇一簇的幽绿。

待到山顶,日色已沉,纷繁绚烂的晚霞在山间若隐若现,云起雾涌,大有开阔旷然之感。人生得此一次,大概也足矣了吧。

03

愿做无悔背包客

有一首歌伴我永不停歇,从江南的烟雨画船到西北的荒凉肃穆。

乘火车从云南一路向北走,去遇雨巷里撑着油纸伞的丁香般的姑娘,租一辆越野车去敦煌的月牙泉感受神秘与空灵,去走每一条带着文艺情调的小街,去摘一扎荞麦花寄予深情......

沿路买的小饰物在背包后叮铃作响,小店门口的音响在放着那些悠长的歌谣,庄重地从教堂门前穿过,轻悄悄地走进一家家极具地域特色的小书店,立誓尝遍大江南北的各色美食,感谢每一位擦肩而过并示以微笑的旅人......

不惧路险,身后的背包就是最好的伴侣;天南地北,愿不安分的心永远在路上。

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身体与灵魂总要有一个在路上》,我很喜欢世界各地的游逛,却不是很同意这种观点。

若灵魂一直在路上颠簸岂不会太疲惫了?最好的境界大概是既可以享受不停歇的旅途带给人的感官盛宴,又能在这种旅途中得到内心的满足、灵魂的安逸。

愿趁还有行走的精力,愿趁还能凑出空闲时间,买一辆绿皮火车的票,去圆小时候环游世界的大梦。

[责任编辑:杨虹, 余刚琴(实习生) ]

旅行 路上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