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绣娘

2019年05月20日 09:51:36 来源: 聊城大学 作者: 字号:TT

雨后的青石板泛着冷意,巷子两旁的矮墙被雨水划出斑驳的痕迹,瓦沿上滴落的雨水滴滴答答的砸在地上聚成水坑——这是一条寻常的苏州小巷。巷子的深处藏着一道沧桑的小门,推开门便可窥见其中光景。

进门便是被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天井,再进去就是堂屋,堂屋的屋檐下支着绣架,旁边一老一少正闲话。

“阿婆,如果照您这么说的话,您这一手刺绣的手艺是被外祖母逼出来的喽?”

少年人名叫徐麦冬,是老妇人苏蓉香的孙子,假期里回老家探望老人家,便在小院里缠着她讲起了小时候的事。老妇人苏蓉香是擅长苏绣的老绣娘了,双面绣、单面绣,大到屏风小到丝帕,她都信手拈来,一手绣工让人叹服。

“是啊,”苏蓉香语气里透出几分笑意,“我小时候是个好动的,花绷子都不知被我弄坏了多少,更何谈静下心来做刺绣这样精巧的活了。”

“后来呢?”徐麦冬追问道。

苏蓉香笑着点了点孙子的鼻子,说:“我娘说我是个绣花的好苗子,硬生生压着我坐在绣花架子前一针一线的练。那时候我性子跳脱,外面树上的蛐蛐叫几声都能把我引得往外面看上好几眼,我娘没办法,愣是拿了个马扎坐在我身边守着我练!”

徐麦冬一拍大腿:“这不就是我在网上看见‘家长陪读’嘛!孩子不好好读书,家长就在旁边陪着,谁也逃不了。”

苏蓉香被耍宝的徐麦冬逗得合不拢嘴:“是是是,谁都逃不了。”说罢,又追忆似的说:“齐针、散套、乱针、集套……那么多种针法,我娘就一种种教,看着我一种种练……”

徐麦冬看着阿婆的神情,似乎可以从中窥见年幼时她与外祖母相处的点滴。外祖母定然是个严厉的人,年幼的苏蓉香坐在绣花架子前一针一线的练着,外祖母便在旁边陪着,也许外祖母也会拿起绷子绣上几针,余光看见苏蓉香又走神,便骂上几句,让她再不敢分心。

苏蓉香无意识的捻着手里的绣花针,徐徐说来:“后来我学有小成,便心高气傲起来,总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厉害的绣娘。后来碰了钉子,才恍然明白过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什么钉子?”徐麦冬追问。

“我娘带我去见了当时最有名的绣娘,她的双面三色绣,两面的颜色各不一样,交相辉映,针迹点滴不漏,我远远追不上。”苏蓉香笑了笑,“当时我娘告诉我,拿起了手里这根针,就要看得明白它。做人和刺绣一样,一针不落、一针不错才能得个圆满。可做人终归做不到刺绣那样,事事时时,总有错的时候。”

徐麦冬反驳道:“哪不能了?时时谨慎,刻刻小心,错误总能避免的,我们老师说了,这叫‘慎独’是儒家的思想。”

苏蓉香抿嘴一笑:“你这孩子,哪里是你爸说的不好好听讲啦?这说起道理来到是一套一套的。”

徐麦冬嘿嘿笑着撒娇:“阿婆,我这是合理反驳,我们的思想要求同存异!”说罢又催促道:“阿婆,接着讲嘛!”

苏蓉香拿他没办法,便接着往下讲:“从那过后我才正真静下心来学绣,一针一线,都不敢马虎大意。”

从一开始描的绣花样子,到最后的落绷,步步小心,不敢疏忽。到了最后,母亲常年严肃的脸上也露出笑意,说苏蓉香可以出师了。

“其实哪里有什么出师呢,我娘总能将一种图案绣出许多意思来的。刺绣可不是绣得逼真就是好的,一件绣品里有着绣娘的千百种情绪,若是真绣的好,别人是看得出这些来的。”苏蓉香顿了顿,“现在的绣品大多是用机器来绣,机器哪懂人的情感呢?”

徐麦冬说:“现在好多人都追求快节奏,讲究效率,一针一线的慢计自然就被忽略了。”

苏蓉香笑了笑,说:“好在前些年苏绣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引得年轻人重视,学绣的人才多了,老祖宗的东西,可不能在我们这代人手里没落了。

徐麦冬说:“对对对,现在好多传统的技艺都是因为没人学,所以快失传了,像雕漆、傩技都是这样!”

苏蓉香说:“我现如今忽然明白了,当年我娘逼着我学,也许不单单是因为天赋,还是她要把传统传承下来的坚持吧。”

徐麦冬注意到苏蓉香花白的头发,心中有些感叹:外祖母对阿婆的坚持与期望,阿婆都做到了,而且一做就是几十年。

阿婆早年丧夫,用靠刺绣养活了一大家子人,邻里没谁不佩服的。从豆蔻年华到垂垂老矣,阿婆都没有放下手里的绣花针,除了生计或许还有从外祖母那里接过来的传承——传承是放不下的。

瓦沿上簌簌落下雨来,风和着雨吹进了廊内,苏蓉香连忙招呼徐麦冬收拾绣架进屋,徐麦冬嬉笑的声音融进风里,飘到墙外去了。

沧桑的小门被雨模糊了身影,小巷矮墙上斑驳的痕迹又添上几笔,这些几十年如一日的风景在雨里翻新。传承也好,传统也罢,它们都安然的站在原地,等着后人慢慢发掘,而后再一代代地流传下去。

[责任编辑:石悦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精品阅读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