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馆长带你读红楼(82)大快乐中预示大悲哀

2019年07月18日 16:38:22 来源: 聊城大学 作者: 字号:TT

根据元春的意愿和要求,贾家要“在清虚观初一到初三打三天平安醮,唱戏献供”,也就是唱戏让神仙听,祈求神仙保佑,祈福消灾。初一这一天,荣国府几乎倾家出动,门前车辆纷纷,人马簇簇,乌压压的占了一街的车。丫鬟婆子们你拥我挤,“咭咭呱呱,说笑不绝”。“将至观前,只听钟鸣鼓响,早有张法官执香披衣,带领众道士在路旁迎接”,真是热闹非凡。此时的贾家正处在“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的盛景之中,贾母更是十分的高兴和快乐。

既然是唱戏给神听,戏目就必须由神来指定,也就是把许多戏本放在在神灵前,抽签拈戏。一时贾珍向贾母禀报:“神前拈了戏,头一本《白蛇记》。”

贾母问:“《白蛇记》是什么故事?”贾珍口中的《白蛇记》,实际是《汉高祖斩白蛇》,或者《汉高祖泽中斩白蛇》,简称《斩白蛇》。根据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记载:刘邦以亭长身份押送工匠去修陵,途中有大白蛇挡道,刘邦上前一剑斩了大白蛇,之后就有了赤帝之子杀了白帝之子的传说,刘邦认为自己有天命,于是举起反秦义旗,最终成就了一番大业。所以,贾珍回答道:“是汉高祖斩蛇方起首的故事。” 

这一出戏,与贾家祖上当年南征北战、艰苦创业,以武功发迹异曲同工,这从焦大的醉骂情节中也可以看出。

贾珍同时说:“第二本是《满床笏》。”这是一出具有极盛意义的戏曲。说的是唐朝汾阳王郭子仪出将入相,既富贵又寿考,七子八婿,皆为朝廷显官。在郭大寿之际,前来拜寿的子弟辈,手持的朝笏堆积满床,后人将此编为戏曲,叫《满床笏》。拈出这样的戏来,是相当喜庆的。因此,不等贾母问话,贾珍就急不可待地说了出来。

贾母听了笑道:“这倒是第二本上?也罢了。神佛要这样,也只得罢了。”贾母所说的“这倒是第二本上”,意思是说,贾家如今所处的繁荣景况,与第二本戏《满床笏》中郭家的情景相似,那么贾家的繁盛正应在第二本戏上。

贾母自然了解此戏的含义,十分高兴,就像受人夸赞一般,话语中不免带有几分自豪而又充满了谦虚地笑道:“也罢了。神佛要这样,也只得罢了。”也就是说,我们贾家的兴盛是神仙的意思,是神仙保佑的结果。谦虚之外,不免得意洋洋。

贾母又问第三本,贾珍说:“第三本是《南柯梦》。”贾母听了“便不言语”。第三本戏是贾母主动问出来的,看来贾珍也十分明白这戏曲背后的不祥之意,不愿意主动说出。当贾珍说出“第三本是《南柯梦》”时,贾母的反应是“不言语”。这“不言语”的背后,应该是贾母的若有所思,或洞若观火。

在《南柯梦》中,主人公淳于棼无聊醉卧,酣然入梦,被迎接到槐安国,与公主成婚,治理南柯郡,后入朝拜相,权盛一时。不料公主病殁,他的“裙带”一断,便颓然倒台,最后被遣归家——醒来卧榻如初,窗下酒尚留余温。

这三出戏连起来,正是“艰苦创业,武功立家——富贵繁盛,鲜花着锦——世事如梦,繁盛成空”的一种发展轨迹。而《南柯梦》中靠着裙带关系维持的兴盛家运,与贾家的情况又是多么的相似。

对于这样一种预示,贾母自然十分失望,但无奈的是这是在“神前拈的戏”,是神的一种旨意,她也无可奈何,毫无话说。但此时此刻贾母的心境,从听到《满床笏》到听到《南柯梦》,应该是从极端兴奋到极大震惊,又到十分悲哀的。

接下来,贾母兴趣大减,“至下午便回来了,次日便懒怠去。”虽然,作者表面上给的理由是“那贾母因昨日张道士提起宝玉说亲的事来,谁知宝玉一日心中不自在,回家来生气,嗔着张道士与他说了亲,口口声声说从今以后不再见张道士了,别人也并不知为什么原故;二则林黛玉昨日回家又中了暑:因此二事,贾母便执意不去了。”但到底贾母心里是怎么想的,我们不想而知。

[责任编辑:朱艳艳 ]

《红楼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