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馆长带你读红楼(81)黛玉的“进”与宝钗的“退”

2019年07月18日 16:41:27 来源: 聊城大学 作者: 字号:TT

黛玉在与宝玉的爱情中,总是处于一种“进”的态势,面对佩戴有金锁的宝钗,甚至佩戴有金麒麟的湘云与宝玉之间的亲密关系,不断表现出嫉妒和吃醋。但宝钗在这一方面却往往表现出一种“退”的态势,似乎并不在意宝玉、黛玉之间的爱情关系。这从元春赐礼的情节中,就可以看得出来。

宝玉参加完冯紫英的聚会,袭人就向他“汇报”:贵妃贾元春赏赐了端午节的节礼,按辈数等各自不同,“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林姑娘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只单有扇子同数珠儿”。

这使得宝玉很是纳闷:“这是怎么个原故?怎么林姑娘的倒不同我的一样,倒是宝姐姐的同我一样!别是传错了罢?”袭人道:“昨儿拿出来,都是一份一份的写着签子,怎么就错了!”

应当说,宫里赏赐礼物必有严格的规矩,对于什么人应该赏赐何种礼物,一定是按赏赐人的意愿,有一定的说法和含义在其中。

按照民间说法,“姑舅亲,辈辈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姨娘亲,一辈亲,死了姨娘断了亲”,所以,即使从亲情关系上来说,黛玉应该与宝玉的礼物相同才对。但偏偏是宝钗与宝玉相同,黛玉却与迎春、探春和惜春的礼物相同。这其实表达了元春希望宝玉、宝钗将来结为“金玉良姻”的一种暗示。

对于一心爱着黛玉的宝玉来说,当然就不能不纳闷和怀疑了。

既然宝玉的礼物与黛玉不同,宝玉自然首先想着把自己的礼物送给黛玉,让黛玉“爱什么留下什么”。黛玉不但没有留,而且“顶头”来了,可见黛玉要见宝玉的心情是急切的。她要急于向宝玉表达自己的看法:“我没这么大福禁受,比不得宝姑娘,什么金什么玉的,我们不过是草木之人!”

这其实是对元春暗示“金玉良姻”的“不满”,同时,黛玉也想探寻宝玉的真实想法。

这自然又引起了宝玉的一番誓言:“除了别人说什么金什么玉,我心里要有这个想头,天诛地灭,万世不得人身!”“除了老太太、老爷、太太这三个人,第四个就是妹妹了。要有第五个人,我也说个誓。”这是宝玉对黛玉的真心表白,也说明了宝玉自己并不受元春赏赐礼物“事件”的影响。这时,黛玉才放下心来,笑道:“管你什么金什么玉呢!”

与此相对应的,宝钗面对元春的赏赐,却与黛玉有着截然不同的表现。

宝黛二人“正说着,只见宝钗从那边来了,二人便走开了。宝钗分明看见,只装看不见,低着头过去了”。“薛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语,所以总远着宝玉。昨儿见元春所赐的东西,独他与宝玉一样,心里越发没意思起来。从这里可以看出,宝钗对母亲极力撺掇的“金玉良姻”是心知肚明的,明白宝玉将来极有可能与自己结为夫妇,所以她才按照礼制“远着宝玉”。如今有了贾元春的进一步暗示,因此“心里越发没意思(注:不好意思)起来”。

薛姨妈早已在王夫人面前为宝钗和宝玉的亲事做着铺垫,王夫人对宝钗也是很满意的,于是利用“一月许进内省视一次”的机会,向贾元春进行“禀报”。

宝钗、宝玉礼物完全相同,应该是元春对“金玉良姻”表示赞同的结果。这一点宝钗应该是非常清楚的,甚至是盼望出现的结果。

在当时的社会制度下,青年男女建立婚姻关系,必须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人之间的私下关系是算不得数的,也是不体面的。所以,对于宝钗来说,她没有必要急于与宝玉建立某种关系。基于此,宝钗才总是采取“退”的态势,尤其是黛玉与宝玉在一起时,她往往就躲开,避免与黛玉发生不必要的冲突

然而宝玉毕竟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容易受到某种诱惑。宝玉在贾母处与宝钗相遇时,也许是要验证一下宝钗正佩戴着的红麝香珠,看着宝钗“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想起‘金玉’一事来,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林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

而这也正是黛玉所担忧的。对宝玉的行为,黛玉其实早就提醒过:“你也不用说誓,我很知道你心里有‘妹妹’,但只是见了‘姐姐’,就把‘妹妹’忘了。” 看来,了解宝玉者,黛玉也。

正是薛姨妈在贾府散布的“金玉良姻”,元春赐礼对“金玉良姻”的暗示,给予宝黛这“拿不到桌面上”的爱情以极大的外部压力;加之宝玉在外部“诱惑”面前表现出的摇摆不定,更增添了黛玉内心的疑虑和忧虑,使得缺少外部支持,单凭两人感情相投的黛玉,在与宝玉的爱情中,不得不处于一种“进”的态势,在表现上,似乎总是吃醋和嫉妒。

[责任编辑:朱艳艳 ]

《红楼梦》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