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 中国大学生在线

阴影之下——《无声告白》书评

2019年09月24日 16:11:33 来源: 湖南师范大学翔网 作者: 字号:TT

第一次看到这本书,是在高中同桌的书架上。彼时盛夏骄阳,光打在窗外的白杨叶上,风吹起来,树叶缝隙里的阳光斑斑点点落在了这本书的封面。第二次再见到它,就是在长沙阴雨连绵的初夏里了。在kindle商店里漫无目的地寻找,它的推荐语一下子打到我的心坎:我们终其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阴影。

故事从小女孩的死亡开始,抽丝剥茧般地还原女孩和她的家人的故事。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女孩看似平和温馨实则撕裂的家庭。女孩的父亲是当地唯一的黄种人,从小到大被当成异类的眼光使他想要尽可能地追求普通平凡,不求能真正融入轰轰烈烈的“美国梦”建设大潮,但也想要像空气一样稀松平常地活在异乡国度。女孩的母亲与父亲截然相反。她聪明、美丽、独立,希望在男权社会中做女医生,希望永远在人群中做最耀眼的星星。两人爱情的开始就是带着目的的愿望的碰撞。一个希望与“黄种人”的爱情使自己看起来不同,一个希望与“白种人”的亲密接触让自己有融入美利坚的美好错觉。

女孩则成为母亲当医生的愿望和父亲融入美国愿望的双重寄托。父母人生中的阴影通过血缘投射到女孩身上,和女孩的本我厮杀。最终,女孩在死亡中获得新生,也让父母学会过好自己的人生。

不管是父亲的“美国梦”还是母亲的医生梦,说到底,都是在主流文化边缘频繁挣扎和试探的亚文化的象征。种族中心主义的思想或多或少都会存在,其或以某种激烈的对抗形式为我们所知;或以某种平缓的“审视”,直接对入侵的边缘种族形成心理隔离。社会等级加之于种族的阴影投射在个人身上,形成难以磨灭的枷锁,牢牢地禁锢着个人,塑造着个人。外部的桎梏和内心的自由相互碰撞,我们要么选择屈服,要么选择战斗。母亲的痛苦则是来源于传统男权社会的社会性别角色赋予。作为一名女性,被要求学习操持家务等家庭妇女所负责的事物。在男权社会的话语体系中,女医生是罕见的,社会性别与自身角色认知冲突,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母亲和父亲都选择了服从,并将成功的希望投射给了女儿。

女儿在阴影之下,希望满足父母,也希望获得自我的自由。撕裂开始产生并最终爆发。家庭是人社会化的初始阶段,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阶段。最近火爆的电视剧《都挺好》引发了公众对于原生家庭的大讨论。原生家庭就像是一个温床,他会帮助一个人善良,也会帮助一个人卑劣。父母所背负的枷锁也会随着温床的滋养传递给下一代。这个传递的过程常常伴随着对抗。有人选择暴力,有人选择温驯。

文中的女儿选择用自己的生命教会父母淡忘阴影,告诉父母即使枷锁依旧在,但尽可能地专注内心才会过好一生。

有人说,这本书更像是一部“监狱逃生法则”。这个监狱可能是父母建造的,可能是社会建造的,但我们必须记得,打开大门的钥匙在自己手里。

[责任编辑:朱艳艳 ]

无声告白 父母 孩子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用户名:

全部评论0条)

关于我们 共建单位 联系方式